第47章、余波(1 / 1)

恃道长生 四明山新雨 1018 字 2个月前

第47章、余波

“以我估计,这也只是能对付虚弱的鬼魂。”缙云流风说道,“能身体死亡而灵魂依然存在于世的,都是高人。如果鬼魂强大一些,我们怎么也对付不了,实力差距是怎么也弥补不了的!”

缙云流风认为,光芒、炽热、血气甚至声波,对于杀伤灵魂体都有效果,但是,这个效果也跟实力有关,不会是无限的。

城守说道:“能掌握一些手段也是好的,怎么也比一无所知、任凭鬼魂处置强。”

“这倒也是。”缙云流风说道,“死活不由自主,全看鬼魂是否仁慈施舍,终究不是我等修炼者的追求。”

“是啊!修炼者努力修炼提升实力,其实就是为了掌握自己的命运。”城守说道,“其他的一切,都是为了生存而做出的妥协。”

“呵呵……这话太深奥了。”缙云流风笑道。

“听说你加入了白马会?”城守说道。

“哦,是的,昨晚加入的。”缙云流风回答道。

“其实,相比加入白马会,加入守城卫也是不错的。”城守说道,“这样不但可以消除你和江流会之间的误会,待遇也很不错的,虽然灵丹几乎没有,但伪灵丹你要多少有多少!”

“多谢城守看得起。”缙云流风说道,“不过我并不需要伪灵丹。我加入白马会,一是为队友和朋友找一个靠山,二也是想进入万山原深处瞧瞧。听说万山原深处不但有灵药,而且还有凶兽,我还没见过灵药和凶兽呢!”

“原来是这样。”城守说道,“也对,你是年轻人,正该到处看看,增长见闻。”

他知道,像缙云流风这样年纪轻轻就快突破到先天后期的人,好奇心强是免不了的,自然不会甘于呆在城里无所事事,哪怕这里十分安全。他们不怕危险,甚至喜欢冒险,在他们看来,危险就不是给他们准备的!对于别人来说是九死一生十死无生的险地,但他们去则如履平地!

然而他这可想错了,缙云流风其实一点也不喜欢冒险,他非常珍惜自己的小命!如果是别人,大多不会像缙云流风这样在万山原外围徘徊一年多,突破到先天中期之后也一拖再拖,要先打听清楚消息然后才深入。

当然了,这是在缙云流风自信自己修炼速度的情况下,如果他修炼速度跟别人一样,需要老药伪灵药辅助,他肯定也会去冒险。“人死X朝天,不死万万年”和“千金之子,不坐垂堂”这二者,并不矛盾。

缙云流风拒绝了加入守城卫,城守就转移了话题。谈谈说说到了吃饭的时间,留缙云流风吃了一顿,送走缙云流风之后,城守问陪席的大儿子:“子云,你觉得这位副会长如何?”

“是个厉害角色。”东门子云说道,“我听说,差不多三个月前白马卓异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就对他另眼相看,主动邀请他入白马会。”

“还有这回事?”城守想了想说道,“这白马卓异眼光不错,根据守城卫传来的消息,这缙云流风的实力比看起来强得多。看来几个月之后他和江流铸那一战不会取消了。”

“听说交战的时间是缙云流风选的,也不知道这段时间他能不能突破?”东门子云,“如果能突破,那就算败应该也不会受伤。”

“现在就看江流铸脑子够不够用了。”城守说道,“有白马卓异在一旁,就算缙云流风没有突破,最多也只是受伤认输,要不了缙云流风的命。如果他毫无顾忌伤了缙云流风,那就结下大仇。以缙云流风表现出来的潜力,要不了多少年就能超过他,那时候缙云流风要找他复仇,他怎么逃也逃不了。”

“这样的人,确实惹不起啊!”东门子云说道,有感叹,也有自嘲。他自诩也是个人才,但现在已经二十八了,依然还是先天中期,距离先天后期还有一小段。而缙云流风,比他小了五六岁,境界却跟他相差无几,实战更超出他一大截!

“资质是天注定的,没办法,但你要不要妄自菲薄,只要你用心修炼,未必就会比他差多少!”城守说道,“况且资质有时候未必是好事。你也见过那些资质好的,最后却沦为常人的人。这缙云流风,这么年轻修炼到这个境界,我认为他一定服了很多丹药。你也知道,丹药服用过多,效果会大为降低。刚才缙云流风说他不需要伪灵丹,看来伪灵丹已经对他没多少效果了!”

城守这么判断,是因为在二十一二的年纪,能够突破先天中期就已经是天才中的天才了。而缙云流风,不但突破了先天中期,先天中期都快圆满了,实在超出了他的认知!所以在他看来,只有大量服用丹药才能做到。

“嗯!”东门子云眼睛一亮,说道,“应该就是如此,我也不相信有人不服丹药修炼得这么快!”

这边城守父子在讨论缙云流风,另一边江流铸也在思考。

昨晚缙云流风战斗的时候,江流铸也过来了。见过缙云流风的战斗之后,他明白缙云流风的实力很强,可以说是后期之下第一人。这样的实力,如果几个月之后突破了,那差不多能与他一战了。想要借这一战警告众人的目的,看来很可能会达不到。

另外,缙云流风居然跟白马卓异熟悉,而且今早加入了白马会,那到时候就算缙云流风没有突破,不好下手——白马卓异不会眼睁睁地看着缙云流风受伤不阻止!

“当时太草率了,都没有先打探一下缙云流风的情况。”江流铸心里想道,“看来这一战只能打成以武会友了。”

做出决定,江流铸心里又恨恨道:“洪猛那个白痴!该死!”

缙云流风走在大道上,来往的人总是奇怪的看向他,眼睛放着光芒。走过之后悄悄跟同伴谈论他昨晚大战鬼魂的事。

一路走回院子,听了一耳朵谈论他的声音,好像全城人都在谈论他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