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怒而出手(1 / 1)

恃道长生 四明山新雨 1538 字 2个月前

第33章、怒而出手

从被偷袭带着大家逃跑到现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原山愤怒和担忧不减,哪能冷静下来考虑该怎么复仇?现在跟缙云流风一队挨在一起,不用担心今晚再被敌人找来动手;兄弟的伤也抹上了伤药,不用担心伤势恶化。现在,脑子清醒过来的原山,自然就明白缙云流风的建议很好。

聊了一会儿缙云流风就回到团队里继续守夜,其他人修炼,景行剑睡觉。下半夜景行剑替换,缙云流风修炼了三个小时之后睡觉。

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来老高了。缙云流风坐起来往前看去,昨晚那一队人已经不见了,问道:“剑兄,原山那几个人离开了?”

“嗯,天一亮就走了。”景行剑说道,“他们见你睡着了,就没有打扰你。”

“哦。对了,他们有没有说直接出去还是养好伤再出去?”缙云流风问道。

“养好伤出去。”景行剑笑道,“带着伤员出去挺危险,如果正好遇见仇家,伤员还需要保护,打起来就吃亏了。”

缙云流风起来随便洗了洗,感觉脸不再紧绷,一边吃着干硬的肉,一边说道:“我们的盐不多了,伤药也用了很多,再过几天就要出去了。这几天,大家采点老药出去换钱。”

“流风兄,你不说我们也记得!”展天空笑道,“要住进城里,我们几个比你积极。”

“都想住进城里,那就多住几天,等剑兄突破了再过来。”缙云流风笑道。

“那时间可不短。”战无双笑道,“要在城里这么长时间,可得多采点老药,最好是能够每天吃到美酒美食!”

“这附近虽然伪灵药很少,但是老药并不少。”高方知文说道,“遇到的时候随便采一点就够了。”

本来打算再过七八天才回去,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在第四天,景行剑又中了一次毒,几人干脆就离开了。

“这里面毒物太多了,稍不注意就会中招,难怪大家要组成团队进来,而且实力还不能差!”缙云流风感叹道。这一次景行剑并不是被铁齿蚁野蜂之类的大群种类伤到的,而是被一种数量不多、独居生存的毒虫伤到的。这样的毒物,万山原深处多的是。

“是啊!”展天空说道,“所以在你加入进来之前,我们虽说是进了内围,但也只是在与外围交界的边缘搜索,不敢深入太多。”

“看看这两次,哪次没有中毒受伤?”战无双说道,“实力不够,不能及时发现毒物,不能逃脱,进来太危险了!”

“下一次,等剑兄突破之后再进来,就好一些了。”高方知文说道,“只要不遇上蜂群这样难缠的东西,还是不容易受伤的。”

抬着景行剑往回走,一路顺便又采了些老药。一出树林,就看到自己几人盖的房子有人进出,战无双说道:“我是不是眼花了,好像看到有人进入我们的房子?”

“不是你眼花了,是真有人进去了,你看门还是开着的!”展天空怒道,“占便宜占到大爷们头上了,不教训一番以后还得了?”

“大家好久没有和人动手了,要是他们不想离开最好,正好可以活动活动手脚。”缙云流风说道,“不过,先礼后兵吧,用不着一过去就开战。表现得太强势,不符合我们团队的理念。”

听缙云流风一说,高方知文说道:“这一战难以避免了。”

“为何?”

“在这里,如果表现得强势,对方就会仔细对你实力,没有把握轻易是不会动手的。”高方知文解释道,“我们先礼后兵,只会让对方觉得好欺负,动手的可能性更大。”

“那就好!那就好!”展天空高兴地笑道,“突破到先天中期之后,我还没跟人打过呢,手痒得很!”

景行剑所中的毒已经清除了,但还有些虚弱,所以走到一半就停下了。缙云流风四人来到房屋前,展天空当先开口,大声道:“谁在我们的房子里,赶紧离开!”

“括噪!”

“找死的来了!”

“老子们住你们房子是看得起你们!”

……

展天空话音刚落,屋里几个声音立刻响起来。

“这他妈占人房子还这么狂?”战无双怒道。

屋里陆续出来六个气势汹汹的人,不过见到缙云流风四人,立刻气势一沮,缙云流风这边虽然才四个人,可个个气势强大。再仔细一打量,四人都是先天中期,而且凭气势感觉,其中两人还是先天中期中的高手。而他们这边,只有领头之人有此身手,另外还有三个还是先天初期。

“这一回,碰到铁板了!”领头之人心里懊悔不已。

他们习惯性地以为,在这营地边沿建房子的,肯定不是什么高手。既然不是高手,那这五个建在一起的新房子,他们自然就住下了!

也正是因为他们以为房主实力差,所以刚才听到让他们离开,他们才会骂骂咧咧气势汹汹地出来。

缙云流风本来并不生气,但听到这些人的胡言乱语,真的怒了。所以,等对方的人都出来了,缙云流风也不管领头那人脸色大变,喝了一声“动手”,就向有些愣神的领头人冲过去。

缙云流风的喝声,招呼高方知文三人的同时,也提醒了对方。所以,对方领头在缙云流风发动的同时也回过神来,抽出长刀砍向缙云流风的剑身各处,同时打算向后急退。

刀行厚重、剑走轻灵乃是常理,但是缙云流风手里的剑重量并不下于寻常的刀,所以奔扑而出一剑作刀猛斩,迅猛、雄浑、霸道!

这样的一剑,对手仓促格挡怎么可能挡得住?“锵”的一声,大刀被撞击得比来势更快倒飞,虽然对手尽力控制,但大刀依然去势不止,带着右臂绕动,正在后退的身形被带着加快了一些速度。

一剑得手,身形趁势而进,弹起的剑剑尖在右上方旋转,绕了一个弧调转方向横斩。对手来不及使用绕到身后的大刀,见缙云流风一剑横扫过来,只得继续退避。

缙云流风用力,长剑横扫的速度不减反增,借助长剑飞旋带动,身体迅速旋转,左脚迅速抬起向后一踢,正正踢在对手胸膛上!“嘭”的一声闷响夹杂着轻微的咔嚓声,对手被缙云流风踢得倒飞出去,撞断了厚木板墙摔进屋里。

正常情况下,缙云流风根本不可能一击就将对手的刀斩得控制不住,也不可能用腿攻击——血肉组成的腿怎么可能比得过刀剑?他可不想做独脚大侠!

然而时机太好,顺势出脚快速又安全,也出乎了对手的预料,因此一击建功。刚才伴随闷响的轻微的咔嚓声,是对手的胸骨被缙云流风踢裂了!

胸骨被踢裂,必然震动内腑,现在,对手受伤不轻。

缙云流风听到了对手倒地,然后费力地爬起来。眼睛一转,纵身而起越过屋檐,俯身左手在屋顶斜面上一按,身体倾斜着再次快速上升。霎那间上半身超过屋脊,双脚一缩一蹬,身体借力冲出去。身体尚在空中,扭身旋转,轻轻地落在上地,面朝来向。此时,受伤的头领刚好从屋里出来。

本打算悄悄逃走的头领,忽然看见缙云流风挡在面前,脸上的表情犹如见了鬼似的。

蹲身,飞扑,举剑,斩!一样的动作,一样迅猛,一样的霸道!

领头之人急退,并且挥动大刀格挡借力加速。然而胸骨破裂,使用大刀牵扯着疼痛不已,让他用不出全盛时候的七成实力,大刀被缙云流风击飞。不过,好歹是避开了缙云流风的攻击。

缙云流风去势减缓,左脚一踏,速度再次提升起来,长剑直刺。

领头之人再次急退,撞开墙壁,狼狈地出现在战场边。两次撞破墙壁,内腑振动难受就不说了,胸膛的骨伤却再次加重。而且手里又没了武器,现在的他,连一半实力也用不出来。

不过,缙云流风并不想杀人,所以从他撞破的缺口走出来后,并没有再次出手,而是将长剑归鞘,观看其他人的战斗。

受伤的领头人知道自己的伤势多重,也知道作为修炼者,尤其是在万山原这里的修炼者,谁也不是善男信女,心狠手辣、斩尽杀绝才是大家的行事作风!本来,他以为这下难以幸免,脸上已经出现了绝望之色,却突然看到缙云流风将长剑插入剑鞘,心底顿时充满无限希望,脸上涌起的激动混着尚未完全褪去的绝望,古怪不已。

缙云流风是很愤怒这些人占了房屋还胡言乱语,但并没有想过要把他们杀死,而且之前见他们六个人,想要杀死也不容易,所以只是想教训他们一顿。

现在领头人已经受伤战力大减,缙云流风就关注起其他人来。

展天空和战无双两人各自多付一个先天中期,境界相当,战斗自然激烈,两人此时稍处下风,正在尽力扳回劣势。跟着同境界的人交手,能够增长更多经验,所以两人才选了现在的对手。

而高方知文,一个人对付三个先天初期显得比较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