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另一个团队(1 / 1)

恃道长生 四明山新雨 1544 字 2个月前

第32章、另一个团队

“往左边跑!”缙云流风招呼一声,身体一扭,右脚一使劲,绕了一个弧线,左脚落地的时候,身体已经转了九十度。左脚用力身体弹起,继续飞奔。

听见缙云流风的声音,其他四人也跟着缙云流风往左边跑——这个时候,野蜂数量太多,分开跑也没用。五人速度飞快,衣衫带起呼呼的声音,在地上飞快地掠过。直直跑出一里多,然后绕了一个湾,一头扎进水潭。

跳进水潭,缙云流风就带头深潜,往对面游去,然而,这次从对面逃跑已经不可能了,数量巨大的蜂群,布满了整个水潭上空。

这时候,唯一的办法就只有躲在水里直到蜂群离开。而要躲在水里,就得呼吸,缙云流风回忆着现在所处的位置和刚才丢竹管的位置,然后游过去。

找到竹管,缙云流风庆幸刚才是随意扔在水里而不是带着上岸,要不然,这上岸捡竹管恐怕还得挨蛰几下。

带着竹管回来,五人就这么呆在水里,轮流用竹管呼吸,呆了近三个小时才得以上岸。

“这群愣子真他妈不好惹!”展天空感叹道。

“是不好惹!”战无双说道,“在水盯着这么长时间,要不是有竹管,事情就麻烦了。”没有竹管,那必然会伸头露出水面呼吸,被蛰也比窒息而死好!而且每过一段时间露出水面呼吸,那蜂群又怎么会离开?那样的话,还不知道要僵持到什么时候。

“所以,你们还想继续去那里找药吗?”缙云流风问道。

“疯子才去!”景行剑摇头说道,“太危险了,谁知道下一次会不会被野蜂围住?真要那样,恐怕玩命逃也逃不脱。”

“我也不想去了。”高方知文说道,“在别的地方也能找到伪灵药,何必去冒险呢!”

景行剑和高方知文都不愿意去了,战无双和展天空同样意识到了危险——再这么搞,蜂群真的会发疯了!

说着话回到临时营地,就这么穿着潮湿的衣服,找到伪灵药的三人就坐下开始服药修炼。

下午,三人相继结束修炼,展天空和战无双没事,不过高方知文脸色却有点不好,吃东西也心不在焉。

缙云流风问道:“知文兄,怎么了?”

高方知文叹了口气,说道:“随着服用的次数越多,伪灵药的效果就越差,这段时间我服用了三株伪灵药,可并没有像预期中那样达到圆满。”

缙云流风想了想说道:“药效降低是必然的事情。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有继续服药。”高方知文说道,“我就不信再服七八株十来株还达不到圆满!”

缙云流风听了,心里并不认同。他虽然接触的修炼者少,但是已经确定丹药、老药伪灵药对身体有抗性,而且很大!

以他估计,最近三次高方知文服用伪灵药,效果已经非常弱:一是真气接近先天中期圆满,本身伪灵药的利用效率就会大打折扣;二是之前服用过多丹药,身体的抗性太强,同样使得伪灵药的利用效率大打折扣。两相叠加,就算高方知文再服十株八株伪灵药,达到圆满的几率也非常小。

缙云流风觉得,现在高方知文的解决办法有两个:一是继续服药,虽然几率非常小,但也有成功的可能;二是停止服药,每天像缙云流风这样花大量时间运转真气。这样虽然需要的时间很长,也许是十来年,但达到圆满的可能性却会大大增加,突破的时候难度也会降低一点。

两种办法都不容易,所以,缙云流风听了高方知文的话不再多嘴,只是安慰他道:“我们慢慢找,十株八株伪灵药,运气好要不了一年就能找到。”

缙云流风的意思,不是所有人加起来找到的伪灵药数量,而是四人每个人得到十株八株。他不会因为高方知文是四人中实力最强的,就同意找到伪灵药全部紧着高方知文用。这次进来到现在将近五十天,高方知文服用了三株伪灵药,战无双和展天空个两株,景行剑才一株,这还是运气好,要不然肯定找不到这么多。

高方知文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他心里自然是不愿意如此分配的,这事别说是他,换成任何一个人处在他的位置,都不会心甘情愿。然而退让会形成习惯,缙云流风之前就是这么分的,那时候他没有决心反对,现在虽然他急切,但缙云流风的分配方式并没有把他逼到墙角,没有让他彻底丧失希望,他一样下不了决心反对。

填饱肚子,高方知文三人继续炼化剩余药力,缙云流风让景行剑也去修炼,下半夜接替他守夜。

夜色如墨,山林静谧,唯有虫鸣声此起彼伏,缙云流风感受着,想起小时后跑到林子里过夜的趣事,微笑起来。他将火堆里的柴抽了几根出来,让火光暗下来,看着影影绰绰的树林山峰,听着虫鸣和疏疏的风声,慢慢地沉入自己编织的意境之中。

“噗”,“噗”,一声,两声,突然脚步声响起,震醒了缙云流风,他看向声音来处,二三十米外四个人影晃动着接近。

“刚才真有点危险,这些人要是偷袭,我怕是反应不过来。”缙云流风看着人影,心里想着,开口说道:“几位朋友深夜来此,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缙云流风的声音让高方知文四人停下修炼,睁开了眼睛,戒备起来。

“我们来是想向你们借点伤药。”对面一个声音说道,“我的一个队友受伤了,伤得很重。”

“伤药?有!”缙云流风说着,伸手掏出一小瓶伤药扔出去。

小瓶子直直飞出,落在来人面前两尺的地上,转了几转停下。这个时候,缙云流风自然不会将药瓶直直扔向几人,免得被当做偷袭的暗器。

中间的人道谢了一声,旁边一人走出一步弯腰捡起药瓶,然后打开盖子验药。

见验药的队友点头,中间那人才又继续道:“能不能让我们在这附近休息一晚?”

“可以啊。”缙云流风无所谓地说道。虽然确认,但缙云流风大致能感觉到,对方四人虽然都在先天中期,但只有领头的一人实力跟高方知文差不多,又有一人受伤,所以他并不担心。

领头之人道了声谢,然后开始分派两个队友捡柴打猎,自己拿着药瓶对平躺在地上的人说道:“二弟,忍一下,抹上药伤口好得快。”

“知道了,哥。”受伤之人虚弱地回应道。

缙云流风听了心里想道:“难怪受伤这么重也带着,原来是兄弟。”修炼者组成团队,是为了自保,如果团队里出现累赘,一般谁也不会带着。

如果受伤这人他哥不是领头,而是实力不强的队员,如果不想丢下他,那他哥就只有离开队伍,独自照看他。而很多时候,就算亲兄弟也会为了自己的小命不管对方死活。也正因如此,景行剑对那天缙云流风返回救自己由衷地钦佩和感激。

缙云流风几人小声地聊着,过了很长时间,分派去打猎的那位回来了,但并没有带回一只猎物,只带了一捆柴回来。

没猎到猎物很正常,先天中人,虽然身体素质超越常人,但是眼耳鼻等等器官受到先天真气的滋养还很微小,比之夜行动物还差得很远。

几人生起火,围坐在火边一言不发,并没有向缙云流风他们开口求食。

缙云流风想了想,拿了一块肉过去,说道:“夜晚狩猎困难,如果你们不嫌弃这肉硬,那就送你们吧。”

领头的人高兴地笑道:“哈哈哈!这个时候,谁还敢嫌硬?”其实,他高兴可不是因为自己肚子饿,而是因为受伤的兄弟需要,吃得好,伤才好得快。

接过肉几人分了,领头的人将肉片得非常薄,以方便受伤的弟弟吃。

缙云流风见他们吃起来,问道:“这位朋友怎么会伤得这么重?”

“唉!大意了!”领头之人苦笑道,“我们在一个满是野蜂的山谷里冒着危险得到了两株伪灵药,逃过野蜂追击之后遇到另一队认识的人。以往我们两队的关系不错,还一起探过险地,反正也才两株伪灵药,所以就说了。”

听他们这么一说,缙云流风觉得他们应该就是白天见到的几个被野蜂追击的人。

“谁能想到,他们见我们疲惫不堪,消耗甚大,就动了抢夺的心思?”旁边一个恨恨地说道,“原野兄不备被他们偷袭受伤,我们几个拼命反击,才得以带着他逃脱,可他也受了重伤。”

“唉,对方眼皮子也太浅了,两株伪灵药而已,何必呢!”缙云流风摇头说道。

“设计抢药还重伤了我兄弟,这个仇我原山一定要报!”领头之人说道,“等原野养好伤,我们就去外面等着,我就不相信他们不回去!”

“报仇要小心一点。”缙云流风建议道,“像他们那样行事,应该还有别的仇家,如果你能找到他们的仇家联合起来,报仇的机会更大。”

“多谢朋友的建议,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原山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