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观战(1 / 1)

恃道长生 四明山新雨 1533 字 2个月前

第18章、观战

这天缙云流风修炼结束后正在炸蝎子,听着外面传来喝骂声。

跑出去一看,两帮人对峙着,喝骂声越来越急,眼见着就要动起手来。

缙云流风正端着一个木头做的盘子,夹着蝎子边吃边看,旁边突然传来“呃”的一声,紧接着一个声音说道:“老兄,你吃的是不是蝎子?”

“是。”缙云流风说着,张嘴咔嚓咬下一大块,大嚼起来。

“呕……”

“呕什么,香得很!不信你试试。”缙云流风把筷子上的半只放到盘子边,重新夹起一只伸过去,“你试试,试过你就停不下嘴!”

缙云流风递出黑乎乎蝎子,直接把旁边这人恶心跑了。

“不懂得品尝美味!”缙云流风嘀咕一声,转头看向场中,战斗,即将打响。

“双方都是五个人,实力也相当,不然打不起来。”缙云流风看着寻思道,“看他们的气息,两个领头的在先天中期里也是强手,另外双方各有一个先天中期,这打起来肯定很精彩,我决定在这里等着是对了!”

刚寻思完,战斗就开始了,一对一捉对厮杀。

五对战斗同时展开,缙云流风主要看的是两个领头人之间的战斗。不只是因为他们实力最强,还因为两人一个用剑一个用刀,可以看看别人是如何做,不管是哪一方胜,都能丰富他的经验。

先天修炼者,进攻闪避速度都非常快,缙云流风刚吃完一只蝎子,双方已经交手三四十招。这个时候,缙云流风突然发现两个领头攻守之间好像并未出全力。再看看其他四对,打斗明显比他们激烈得多。

“领头就是领头啊,这些成为了领头的人,都变得油滑了,如果利益不够吸引他们,休想他们生死相斗。”缙云流风心里想道,“倒是这四对,他们根本顾不上分析领头的人是否全力以赴,只要余光见到头领依然在战斗,他们就不可能停下来。”

两位头领不出全力,观看他们战斗就没多大意思了,缙云流风于是将视线转向另一对激战的中期修炼者。

这两人进入先天中期的时间不短,缙云流风觉得总体实力跟自己差不多。看两人剑来剑往、进退迅捷,战了个旗鼓相当。

只见其中一个一闪后退四米有余,停身、曲腿、弹射,瞬间再次飞扑,长剑直指对手。跟他对战的人早有准备,侧移四尺避开。眼见对手避开,他身体一折一转,划出一个弧落到地上,速度不减脚尖连点追击。这虽然让对手没有意料到,但身体转折时在离心力作用下距离还是拉得开了点,所以还是有足够的时间格挡,而且格挡之后还能反击,逼他后退。

“境界相当,想要胜出真不容易。”缙云流风想道,“以两人的实力,就算他们的头领想要击败他们,短时间内也办不到,既然如此,何必这么拼命呢?”

缙云流风觉得两人不该如此拼命,先天境界,没有小说里描写的什么大招,又飞不起来,战斗不过是后天境界的升级版。其实,两人也不傻,他们知道跟对手实力相当,怎么打都不会有大问题,何不趁这个机会好好战一场,积累点经验呢?

倒是另外三对实力差的,引发矛盾的那几株草药对于别人来说可有可无,对于他们来说作用可不小。所以,一方想要夺回草药,一方想要保住,尽出全力,“当当当”的武器碰撞声响个不停。偶尔,还能见到有人剑尖发出剑气攻击。

见他们发出剑气,缙云流风心里摇头。剑气攻击力不算弱,但比起实实在在的武器还是差了很多;虽然不会呈现出黄的绿的这些炫酷的颜色,但也并不算多隐秘,只要小心一点就能够发现,及时避开或震散。这样使用起来效果并不好,还很耗费真气的剑气,无论是两位头领还是另一对激战的先天中期修炼者,都没有使用。

缙云流风觉得,使用剑气,相当于加长手里的武器,但却不坚固。另外,剑气虽然能离体攻击,范围也只能在六七米内,速度也不快,还不如使用暗器。

“暗器,同等境界的人使用,我应付起来也不容易,如果对手用来偷袭,没见到对方的动作,我也应付不了。”想到暗器,缙云流风寻思道,“除非培养出灵觉,或者经过大量生死之战磨练出的能够心里预警的直觉。”

灵觉,是随着内功修炼到先天中期或后期自然出现的一种能力,表现出来的效果是强化视觉嗅觉听觉等等感觉,并且头脑清明,像是用灵魂在看在闻在听一样。

而能够心里预警的直觉,没有按部就班的修炼功法,只有经历过无数生死才能磨练出来,而且只有极少数人能够成功。它是一种超能力,超出常规修炼方法得到的能力。

“有了灵觉或者直觉,要偷袭就不容易了,尤其是突破到洞天境之后,灵觉应该会产生质变,也许,就是小说里所说的灵识!”缙云流风心里继续分析道,“就暂时称为灵识吧。有了灵识,暗器基本上就没了意义,除非出手隐秘,暗器速度极快似闪电,超越人的条件反射所需的时间!好在,我早已经放弃练习暗器了,要不然不是白白浪费时间!”

缙云流风被青阳长明带到东岙城收为弟子,能够修炼之后,他试过很多以前在武侠上看到过的东西,扇子是一样,飞刀又是另一样。

小李飞刀,例不虚发!武侠剧伴随着长大的一代,谁不知道!焦恩俊扮演的李寻欢潇洒帅气,后期更有一股忧郁气质,可不只是女孩子喜欢。前不久突破之前游逛唱歌的时候,缙云流风还唱过电视剧的主题曲:“难得一身好本领,情关始终闯不过。闯不过柔情蜜意,乱挥刀剑无结果……”

心里印象深刻,缙云流风自然要试试。一练就练了好些年,他的飞刀也确实练得不错。唯一的缺点是,从来没有实战过,只是射射飞鸟兔子之类的小动物。

不过缙云流风转而又想道:“要是有时间,也可以把飞刀练习捡起来,作为备用手段。要是速度提升起来,出手又足够隐秘,或许还可以作为杀手锏使用!”

缙云流风刚想到把飞刀当成杀手锏使用,场上就出现了变化,只见一个先天初期的修炼者突然暴退,胸前衣衫被斜着划出一个一尺余长的口子,还有鲜血渗出。

缙云流风仔细一看,是抢了草药那方之人。只见他右手举刀在前,眼睛盯着对手戒备着,微微弯腰左手迅速往左脚大腿摸去,一下拔出一根四寸长、直径两毫米左右的针形暗器来。

“心有灵犀一点通?”缙云流风惊讶了一下,心里调侃道。

都不认识,哪来的心有灵犀,这是人家早就准备好的,激战了半天利用对手放松警惕的机会出手射中了对手。对手被暗器击中,虽然不是要害,但也影响也不小,让他抓住机会划了一剑。

伤到了对手,即使两处伤都不算严重,但肯定影响实力发挥,射出暗器的人自然趁机攻击。

左大腿受伤,身形移动的速度大降,他干脆站着不动,全力挥动手中的剑防御。

两人都全力以赴,一个想着趁此机会猛攻猛打取得胜利,一个为了保住小命拼命防守,两剑相击的“当当”声密集的响个不停。

突然,缙云流风发现受伤那人前襟有一片竖着的暗条。“这是伤口流出的血,咦,血还不少,都从下摆滴下来了!”缙云流风心道,“看样子伤口不小,这样下去,撑不了多久就得败。”

缙云流风所谓的撑不了多久,是相对而言。受伤的修炼者好歹也是先天境界的人,身体比寻常人强大得多,流了这么多血也撑得住。

果然,过来十来分钟,缙云流风觉得流出来的血怕得有一大碗了,但他防守还是一样严密。

“要是再来这么长时间,他恐怕就守不住了。”缙云流风心里算了算,继续分析着,“只要一个乏力跟不上,他今天就得死。接下来就看他的头领会不会为他罢手,还得看这边的头领同不同意。”

缙云流风在分析的同时,两个头领同样在寻思。很快受伤那一方的头领酒做出了决定,收刀后退喝道:“打到现在也没什么结果,不如停手!既然草药是你们先发现的,那就还给你们得了!”

“还给我们?”这边的头领提着剑,眼睛转了几圈,点头同意:“好!”

这个提议他不同意也不成,实话说他一点不想因为几棵无用的草药得罪一个同级别的高手。要不是为了安抚手下人,凝聚人心,他甚至都不会带着手下来打这一场。

用刀的头领提出交还草药,则是因为看到自家手下快撑不住了,为了几棵对他同样无用的草药,牺牲几个手下不值得。倒不是他有多爱护手下,而是这些手下他还有用,比如探险的时候当前锋,遇到凶兽的时候吸引凶兽注意力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