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驻留(1 / 1)

恃道长生 四明山新雨 1532 字 2个月前

第17章、驻留

缙云流风再次出现在“难民营”外的时候,再也没有人能认出来他就是一年前来的那个一身整洁、皮肤白皙的人了。此时的缙云流风,身材虽然没有变化,但一身灰黑的破衣裳,头发随便扎着,满脸灰黑,右手拎着剑,左肩扛着一头半大野羊,粗鲁落魄得跟他们一样。

“哟!半大的野羊,兄台,能不能分一点?”一个声音响起,缙云流风打眼一看,居然是那个中年乡非杀马特!

“可以,不过你要出柴火和佐料。”缙云流风随意地说道。

此时缙云流风已经突破到先天中期,而中年乡非依然还是先天初期,不过缙云流风并没有因此而怼他,现在缙云流风想的是融入这里。

“佐料我只有盐,你看行不?”中年乡非说道。

“你就只有盐,怕有点不行啊!”缙云流风无奈地说道,“要不,你看看其他人谁有佐料有柴火?反正这只羊两个人也吃不完。”

不用中年乡非去找人,边上听到缙云流风话的几人立刻开口加入进来。

“附近几十里也就有些野兔野鸟,野羊这种大家伙都被吃得差不多了,今天有口福了!”一个留着山羊胡须的精瘦老者掏出一个小瓶子说道。说是老者,但这里大家都不注意外表,没仔细打理,谁知道是不是真是老者?

“是啊是啊!天天吃兔子,放屁都是兔子肉的味道,今天终于能换换口味了!”又一个壮汉说道。

“这位老兄,这附近还是有许多能吃的东西,鸟就有很多种,味道都很好,何必一直逮着兔子吃呢?”缙云流风笑道。

壮汉挠着头发说道:“兔子多,又比鸟儿好抓。”

“哈哈哈……”几人听了都笑起来。兔子是在地上跑的,当然比能飞起来的鸟儿容易抓。大家都不想在吃上浪费太多时间,抓鸟还要下套子,还得在附近守着,要不然就被别人拿走了。

五个人加入进来,柴火有了,除了盐又有了几种佐料,甚至锅也有了,准备煮一锅羊杂汤。

一边干活一边说话,缙云流风也知道了几人的名字。中年乡非姓展,展开翅膀的展,叫展天空。留山羊胡须的那位,叫高方知文。跟展天空一样魁梧,比展天空还高半个头的壮汉叫战无双。另外一个比他们年轻一点的,叫景行剑。

聊起天来,缙云流风发现,这些人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样粗鄙、没头脑,他们的见闻都很广博!

“也是,脑子不行,哪能修炼到先天?哪能在这里活这么久?”缙云流风心里想道。

一顿吃喝结束,缙云流风对这个“难民营”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也知道了自己当初一来展天空为何要抢衣服。衣服是借口,这些衣服穿着进林子一两趟也就一样破烂,而且靖南城北面十里外就有一个卖衣服这些日常用品的集镇,价格也不太贵。展天空当时只是以此为借口动手,想要把缙云流风收归手下。

万山原里面危险不少,而且越是深入越凶险,能收得几个手下,就能降低几分危险。

除了逼迫实力差的入伙,这里其实发生的打斗并不多,几乎都是些利益之争,少有为了些无聊之事大战的。

接下来几天缙云流风开始搭房子,一个很小的房子,高不过三米,长宽不过四五米。他喜欢大房子,喜欢站在楼上瞭望俯视,但他知道在这里不能这么干,容易带来麻烦,出头的椽子先烂的道理他非常明白。

一剑在手,木工活很容易,第四天天快黑的时候小房子就搭好了,除了梁柱,四壁、地板、屋顶都是一水的十五厘米厚的木板。这么一个小房子用了四天,是因为缙云流风得去找枯死的树木取材。如果活着的树砍下来就用,一是住着不舒服,二是随着时间长了木板被风干,会产生裂缝,木板与木板之间会出现缝隙。

进入屋子,闻着木头散发出来的味道,缙云流风满意地点了点头,正要躺下睡一觉,展天空就过来了,开口就说道:“缙云兄,我们几个打算进林子,你去不去?”

“暂时不去。”缙云流风笑道,“我刚搭好的新房子,离开了不是就被别人住了!而且我刚出林子,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以后有机会再和你们一起去吧。”

展天空离开之后,缙云流风关上门合衣躺在地板上,很快就睡着了,一呼一吸,细微悠长。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雷声炸响,把缙云流风惊醒过来。

坐起身听着一声声的雷声,缙云流风自言自语道:“唔……要下大雨了,得把窗户关上。”

说着起身关上窗户,又打开门出来看向天空,天空布满了云层,天边浓厚的黑云渐渐移动过来:“看了不只是大雨,还是暴雨!”

嘀咕了一声,缙云流风回屋准备生火烤肉:“还好弄了个厨房,要不然这一下雨火都生不起来。”他建的房子,除了一个够睡觉的卧室,就是一个厨房。厨房比卧室还大,里面整整齐齐的堆放着一码木材。

生火、穿肉烤,没一会儿,风突然吹起,很快就变得强劲,透过厨房后门看到整片林子的树木树枝被风吹得偏了很远,发出呼呼的声音。

“哈哈,他们几个指定得钻山洞了!”缙云流风一边烤肉一边笑道,“嗯,一会儿下雨了我可以好好洗个澡,顺带着把衣服也洗洗。这满身是污渍,虽然没多少臭味,但油腻腻的并不舒服。”

没两分钟,雨就来了,密集的雨点打在屋顶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烤肉赏雨,不错不错!要是再有酒,那就完美了!”缙云流风拿起烤好的肉,凑到嘴巴咬了一口,边吃边说道。

暴雨下了半个多小时转为大雨,缙云流风也吃完了一条烤肉,弄了些油脂和炭灰混合放在门边,脱了衣服就着屋檐水洗了个澡,然后把衣服也揉了两遍,拧干了支在火边烤。

光着身子坐在火边,转动着烤肉签子,缙云流风嘀咕道:“要是修炼的是火属性功法就好了,也许现在就能运功蒸干衣服,就用不着光着身子了。”

“唔……根据师父和老师的说法,内功功法并没有小说里的金木水火土这种五行属性。”缙云流风又说道,“真气使用出来表现得温度比较高的是阳属性,温度比较低的是阴属性,还有中间不高不低的。我修炼出来的真气温和,一点不炙热,虽是阳属性但并不高,清湖和槿生修炼出来的真气清凉则属于阴属性。但这阴阳属性,除了属性异常高,对战斗并没有帮助,一般你能承受,别人也能承受。”

吃过烤肉衣服烤干,外面已经大雨转中雨,出不了门,缙云流风穿上衣服把炭火用灰覆盖起来,回到卧室开始修炼。

修炼结束,中雨不知何时已经转为小雨。手里有粮心中不慌,出不了门就继续修炼。

然而缙云流风没想到,一连六天细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肉已经吃完了!听着肚子发出“咕噜”声,缙云流风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必须得出去找点吃的了。”

抓过长剑站起身来,打开门闯入了雨幕中,向着林子走去。这个时候出门找吃的衣服必定会湿,也就用不着赶时间用轻身功夫,浪费真气。

很快衣服湿透紧贴着皮肤,缙云流风居然觉得滑滑的有些舒服,苦中作乐道:“湿衣服也能感觉出光滑柔嫩,有点变态了啊!”

进了林子,温度一下低了好些,不过对缙云流风一点不影响,很快就抓到了好十几只被淋成落汤鸡的野鸟,小的有三四斤,大的有十多二十斤。拧断脖子绑起来,拎着就出了林子。

回来处理好之后挂在火边烤,免得变味腐烂,然后继续修炼。

三天之后雨停了,不过肉还多,缙云流风也没进林子,只是去换了些佐料回来。

下午,缙云流风烤肉的时候无意中抬头看向门外,正好看到展天空一行人回来。

“怎么现在回来了?”缙云流风问道。一般来说,深入万山原的人进去一次最低也是一个月左右才出来。而几人进去总共不过十天,还是下雨天,应该是失败了。

“没办法啊!”展天空沮丧地说道,“刚进去就下雨,一下就不歇气,生个火都难。在里面转了四天实在待不下去,只能出来了。”

“原来是这样。”缙云流风应了一声又问道,“回来歇几天?”

“我们打算歇个四五天就去。”战无双问道,“这次你跟不跟我们一起去?”

“最近这段时间不去。”缙云流风摇头说道,“我打算休息一两个月再说。”

“休息一两个月……好吧,那以后再说,我们先回去睡一觉。”战无双说道。

几天之后,几人再次出发,缙云流风东走他们之后,也进了林子,去寻找食物。

他寻找的食物,都是曾经尝过的,一般的鹿羊鸟兔蛇鱼,特别的蜈蚣蝎子等虫子,看起来丑恶,但吃起来却是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