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战(1 / 1)

恃道长生 四明山新雨 1548 字 2个月前

第7章、战

缙云流风和柳胜刚说了几句话,听到动静的帮众都围了过来。这时“砰砰”的打砸声停了,接着一声轻微的金属摩擦声响起,紧跟着青叶桑出现在客厅门前。

见青叶桑两眼充血,缙云流风阻止了跃跃欲试的帮众,说道:“我来吧!我还没有跟人打过,他的身手跟我差不多,现在脑子也不清醒,不会留手,正是积累战斗的经验好机会!”

分会长几人互相看了看,熊虎豹这些猛兽副会长缙云流风都杀过了,对付眼前这人应该没问题,于是同意了。

接过柳胜递来的长剑,缙云流风纵身跃出,落地之后双腿一曲用力跳起,同时举起手中的长剑,身体上升到三米来高之后下落,距离地面还有近两米的时候正好来到青叶桑头上,长剑猛地劈向青叶桑。

青叶桑此时虽然脑子不管用,但是多年厮杀练就的战斗本能还在,面对缙云流风凶猛的攻势,也没有躲避,而是硬碰硬!双腿一弯,力从地起,双手握剑猛然往上撩去。

两剑交击,随着“当”的一声响,缙云流风感觉一股大力从剑上涌来,右手也发麻,立刻顺着这股力道往后退,翻了个跟头落下。

缙云流风后退,青叶桑也一样,缙云流风这一击蕴含着身体落下的惯性附加的力量,青叶桑被震得连连后退。

青叶桑被震退,怒焰更炽,潜意识里把缙云流风当成了青叶威剑,是来取他性命的!连退几步刚止住身形,立刻怒吼着向缙云流风扑过来。

缙云流风一看,硬碰硬?哥俩半斤八两,谁怕谁呀!心中豪气一起,大喝道:“来得好!”人也同样扑过去。双剑再次相交,两人各退了三步。

“再来!”缙云流风呼喝着,再次扑过去,这次两人都没再后退,然后就是“当当当”密集的碰撞。

“这是在干什么?”一个队长眼睛不离对战的两人,嘴里说道,“战斗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吧?”两人站着不动,只用力劈砍,“当当当”像在打铁似的,只是一个是副会长,这话不好说出口。

另一个队长也说道:“对啊!这个青叶桑一看就出问题了,用不着跟他硬碰硬,用上上次杀熊的办法轻易就能放倒他。”

“如果用技巧,放倒青叶桑容易,但却达不到目的,副会长的目的是增长战斗经验。”分会长柳胜说道,“除了第一剑,后面副会长都是后出手,在青叶桑出剑之后才出出手拦截,这是在锻炼反应速度和出手速度。”

“嗯?怎么回事?副会长出手的力量好像越来越弱了。”副分会长疑惑地说道,“不应该呀!”

“是呀!不可能这么快就力竭了,这是怎么回事?”副分会长一提,另外几个队长也反应了过来,疑惑道。

柳胜说道:“你们看青叶桑剑上的力量不也越来越弱了?副会长这是在引着青叶桑减弱力道。唔……这样青叶桑就不会被情绪控制着一直猛打下去最后力竭而死。看……青叶桑眼睛里血丝少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样僵直了。看来,青叶桑很快就能清醒了!”

这时,缙云流风收剑往后退了三四米,青叶桑举着剑一愣,呆立不动了。

好半天,青叶桑终于控制住情绪清醒过来,真心诚意地向缙云流风抱拳一揖,说道:“多谢缙云兄!”他清楚,自己刚才那种情形,就是走火入魔,如果没人引导,后果不堪设想!

“哈哈哈!小事小事。我也是想跟你切磋切磋增长点经验。”缙云流风笑道,“不过现在你已经清醒,这切磋是无法继续下去了。”

“如果缙云兄想要继续切磋,我很乐意奉陪。”青叶桑说道。

“算了,你情绪刚刚平复,还是不要动手了。”缙云流风说道,“你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好好稳固心境。”

青叶桑说道:“我自己的问题自己清楚,这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切磋过后再着手也不迟。”

“真的?”缙云流风看着青叶桑问道。

“来吧!”青叶桑右手长剑下垂到身侧斜指地面摆出一个起手式说道。

“那我就来了!”缙云流风说完,身影一闪,眨眼间越过两人之间的距离,接近之后长剑直刺。青叶桑往右跨出一步,让开正面,缙云流风落到地上,同时长剑由直刺改为斜劈。

青叶桑往后退了两步,让开缙云流风劈来的剑锋,紧跟着垫步上前,身形微矮长剑刺向缙云流风右肋。

缙云流风的长剑是自右向左劈出,回剑需要更多时间,眼见青叶桑挺剑刺来,已然来不及回剑格挡,于是只得脚下一点后退三步。

这就是刚才青叶桑发疯的时候缙云流风出剑是直接下劈而不是直刺的原因,直刺对手容易避开,再变招速度慢力道弱。而下劈速度快力道大,即使对手避开,变招后速度和力量也比直刺后变招好得多。

缙云流风后退避开了长剑的攻击范围,青叶桑并没有停下,脚下用力顺势起身凌空扑向缙云流风。

缙云流风快速应对,身体猛然下蹲同时向后一倒,左手伸出撑在地上,右手长剑扫向青叶桑下刺的长剑。

青叶桑见缙云流风长剑横扫,立刻收剑避开缙云流风的剑锋又快速刺向缙云流风头部。

青叶桑一收剑缙云流风就知道他会再次出剑,左手沿着地面一推,身体以脚为轴向右旋,避开了青叶桑刺向头部的剑,右腿一曲一蹬,退后三四步站直身体。

这时也青叶桑落地到地上转过身来,不过没有立刻出招。这次凌空飞扑很危险,要是生死之战,很可能就同归于尽了。

回忆了一番交手过程,青叶桑说道:“你不用右手剑拄地起身这个调整身形更快的办法,而是用腿,你的战斗经验很丰富。”

“小命要紧嘛!”缙云流风笑道,“用剑拄地起身,要是这时候你飞剑射来,那可就只能用左手去抓了,如果抓不住,那就完蛋了。这是你我实力差不多,要是你实力再强点,那我用的就不是腿,而是小狗打滚了!”

说完自身,缙云流风接着说道:“你也不错,我长剑横扫的时候你没有硬碰,而是收剑再刺。”

“你是横扫,而我是直刺,不收剑必然会被扫开,那就危险了。”青叶桑说道,“所以我最好的办法就是收剑再出剑,让你腾不出手来攻击我。”

交流了几句话,两人再次出招。这次两人都在地上,缙云流风站着戒备,青叶桑脚下连点两下,一闪来到缙云流风身前四尺,突然一个折转,速度不减绕到缙云流风左侧,一剑刺出。

缙云流风本已挺剑刺向迎面而来的青叶桑,青叶桑却绕开了,于是身子跟着青叶桑转动,长剑往下绕过半圈上撩。青叶桑收剑,脚下不停,围着缙云流风转着圈子,不时刺出一剑。

五六圈后缙云流风完全适应下来,身形转动跟上了青叶桑的速度,正对着青叶桑,在青叶桑再出剑之前一剑刺向他左腰。

青叶桑飘身后退,缙云流风跟进矮身出剑,招式刚递出一半连忙收剑,原来青叶桑落地立刻又往左一闪,让开了缙云流风长剑的同时出剑刺点向缙云流风持剑的手腕。

缙云流风手缩回半尺,让过剑尖手腕一抬,同样指向青叶桑的手腕逼他收剑,然后双脚用力站起身长剑抖了个圈罩住青叶桑胸腹。

这时别说青叶桑判断不出缙云流风攻击的方向,就连缙云流风自己也没决定是攻击左胸心脏还是柔软的腹部,所以,青叶桑在身前布下一片剑影。

“叮”一声响,真正切磋开始后,两把剑终于第一次相击了!

两剑相击,缙云流风手里的剑被弹得剑尖往下猛落于是右脚后撤半步侧身,右手用力长剑依着惯性往后划了个圈抡圆劈下,迅速、凶猛!

一劈逼开青叶桑之后,缙云流风右脚前踏,左脚一点紧跟着上步,长剑在右侧画了个弧横扫,同样迅速凶猛,青叶桑再次避开。不待横扫招式用老,缙云流风右脚用力,身体以左脚为轴一转,长剑正好从右上方往左下方劈下。

已经止住后退上前进攻的青叶桑被逼得赶紧停身收剑,他知道跟着剑转身出招比止住剑势更快,但却没想到缙云流风会这么快!

迅猛的几剑逼得青叶桑近不了身,缙云流风气势起来了,手中的长剑大开大阖,迅速、凶猛、霸道!

而青叶桑招式也变了,跟缙云流风的招式相反,利用速度避让,再寻找破绽攻击,基本都只出到半招一见机会消失立刻收剑绝不拖泥带水。

你来我往数十招,长剑没再交击,两人也连对方的衣角都没斩下,感觉没一点危险。但其实这时很危险,缙云流风一个拦不住就得败,青叶桑也一样,缙云流风的气势强大,虽然影响不大,但毕竟还是有;招式也势大力沉,格挡困难,一个没避开,也一样得败。

又过了几招,谁也奈何不得谁,缙云流风再次逼开青叶桑之后说道:“我们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就到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