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9 绿茶技能(1 / 1)

“爸爸,你快来!我所有的时尚合作都掉了,之前已经谈妥要给我大使名头的glay也反悔了,我的时尚资源明明之前是同期小花旦里最好的,现在已经垫底了。”

“爸爸,你一定要帮我!都怪姜海深,这个死变态真的是扫把星,沾上他之后我一点好事儿都没遇上!”

郑若彤拉开门,一路往书房狂奔,显然是被气到几乎失去了理智。

霍颜听得不由勾起唇角,心情更加好了,就连郑志帆安慰郑若彤的话,都没那么刺耳了。

果然只要看着郑若彤倒霉,哪怕那一家三口一直秀亲情,她也是能忍受的,毕竟郑志帆安慰的越肉麻,就证明郑若彤越惨。

她情绪甚好,还去酒柜里挑出一瓶红酒醒着,伸手拿酒杯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直接拿出了两个杯子。

还是那句话,能打败绿茶婊的,唯有比她更绿茶。

感谢姜大导演给她带来的灵感,让她心生一计去折磨郑若彤。

书房内,郑若彤正在哭诉,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

“爸爸,是我。”

霍颜的声音传了进来,郑志帆微微一愣,没想到大女儿会主动来找他。

“不方便的话,我待会儿再来。”

“没事,你进来!”郑志帆一听她要走,几乎脱口而出。

霍颜勾了勾唇角,她接触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学,这招叫以退为进。

“爸,我的事儿还没说完呢!”郑若彤一惊,惊诧的看向他。

“你擦擦脸,看她有什么事儿。”郑志帆这才反应过来,本来他在找借口让霍颜稍等的,结果当霍颜那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他莫名产生了一股愧疚感,冲动之下才叫她进来,又不好反悔。

霍颜推门进来,身后还跟着个佣人。

“没事儿,给我吧,你不用进来。”她接过托盘。

托盘里是一瓶红酒和两支水晶杯,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有情调。

郑若彤手忙脚乱的擦着眼泪,绝对不能让这个女人瞧见她的狼狈。

“你什么意思!我被姜海深那个死变态欺负的那么惨,你竟然拿瓶红酒进来庆祝?姜海深杀了我,你跟在他后面埋尸是吧?

霍颜,你还是人吗?”

原本她打定主意控制好情绪,结果一看见这瓶红酒,瞬间就跟被点燃了的□□桶一样,又急又气,眼泪又控制不住了。

她也太倒霉了,先被男变态欺负,又被女变态拿红酒庆祝,太他妈憋屈了。

霍颜微微一怔,差点憋不住笑出声来。

郑若彤今天竟然智商在线,直接猜到了她的用意,还说出一句金句来,的确有他杀人,她帮着埋尸的意思。

“霍颜,你怎么当姐姐的!”郑志帆也冷了脸。

霍颜连忙摆出错愕的表情来,“我只是觉得爸爸今天关心我了,所以有点高兴,想起之前的一个约定,说好了成年要和爸爸喝酒的,结果一直没机会,今晚就想补上的。”

她再三努力想要装出委屈的模样来,最终都没有成功,只能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不和他们对视。

实际上她说出这几句肉麻的话,已经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她都怕自己没忍住直接翻白眼。

“我来的不是时候,先走了。”她作势要端起托盘离开。

“不急,倒上吧。”

郑志帆拦住了她,面上有些恍惚,显然在霍颜的提醒下,他想起了他们之间的约定。

这还是霍颜五六岁的时候,对周遭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心,对于大人们经常喝的酒也跃跃欲试,甚至还问过郑志帆,喝醉是什么感觉。

那个时候郑志帆还是她一个人的好父亲,为了防止女儿私下偷喝,他便和她作了约定:“等我的小太阳成年那天,爸爸就和你面对面对瓶吹,不醉不归。”

当时她快乐的答应了,并且无数次期待成年的到来,毕竟她和爸爸之间有太多个类似的约定。

这个世界充满了新鲜感,同时也无比的危险,很多事情要等到成年后才能做。

郑若彤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立刻激动的道:“爸爸!”

“喝杯酒不耽误事儿。”

“可是我这事儿还没说完呢,这酒什么时候不能喝啊,等下回呗。”郑若彤撅着嘴,眼眶再次红了,口吻极其委屈。

郑志帆很吃她这一套,对于撒娇的小女儿他一向是没什么办法,如果能够到天上的星星月亮,他也得摘下来给她,可是这次他却丝毫没有心软,相反

还对霍颜点点头。

&nb-->>

紧急通知,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mbtxt.la,原域名打不开sp;“颜颜,给爸爸倒一杯。”他喊了霍颜的小名,仿佛回到了曾经的亲昵。

霍颜又想冷笑了,隔了这么久听到如此亲昵的称呼,涌上来的不是感动,而是讽刺。

不过她还是收住了讥诮的情绪,冷着一张脸倒上两杯酒,嫣红的酒存在透明的酒杯里,带着清冽的酒香。

“这杯酒已经迟了太久,爸爸跟你说声对不起,祝你成年快乐!”他举起其中一杯。

霍颜勾了勾唇,终于还是忍不住心底的讽刺和委屈,眼眸里蒙上一层水光:“是啊,迟了十二年,祝我成年快乐!”

在她三十岁的时候,祝她十八岁快乐,这就是她的亲爸。

所以不怪她恶心,无论郑志帆以后有多想当一个慈父,他给她带来的无边伤害,都不可能磨平。

两支酒杯轻碰在一起,晚了整整十二年的约定,终于在今晚得以实现。

对面的两人都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而郑若彤站在旁边干看着,这是她第一次生出一种恐慌感,好像爸爸要被抢走了一样。

明明之前一直站在角落里,像个陌生人的一直是霍颜,现在轮到她了,她才觉得无比害怕。

“姐姐,你明知道我和爸爸都在书房,怎么不拿我的酒杯嘛。爸爸,你看姐姐也欺负我!”她立刻挽住了郑志帆的胳膊,语气里满是撒娇,可是话语中却全是责怪。

光明正大的给霍颜穿小鞋,这已经是刻在郑若彤骨子里的本能了。

“不要闹,颜颜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或许是因为这个约定,让郑志帆再次记起了大女儿的好来,竟然无需霍颜亲自出马,他就主动帮她说话了。

郑若彤鼓了鼓腮帮子,面上是娇憨可爱,心底早已骂开了。

霍颜还真他妈的阴魂不散,明明已经被她挤到边缘,她对爸爸也完全不期待了,甚至还充满了恨意,为什么还要回头上演这出父慈女孝?

“好吧,那我也要喝。”她从桌角把自己粉色的水杯推了过来,继续对着郑志帆撒娇:“爸爸给我倒一点,我也要跟你干杯,庆祝我成年快乐。这杯酒我也晚了好几年呢!”

郑若彤在对于抢夺郑志帆上面,有天生的敏锐感,她知道对于晚了十二年,

才兑现这个诺言,让郑志帆对霍颜生出了无数的愧疚感。

所以她才故意模糊焦点,告诉郑志帆她也没有在成年那天和他喝这杯酒,这样至少就不会对霍颜一个人愧疚。

果然郑志帆听了她的话以后,立刻拿起酒瓶要给她倒。

霍颜的眼神一冷,直接伸手抢了过来。

“姐姐,你干嘛呀!今天晚上你一直跟我作对,一而再再而三。爸爸,这回可不是我误会了吧!”郑若彤非常激动,内心却透着无比的兴奋。

霍颜终于要忍不住冲她发火了吗?她就知道,比起挑衅,她果然技高一筹。

郑若彤就是要恶心霍颜,你惦记了这么久的约定,其实不过是一杯酒,哪怕我没和爸爸做这样的约定,也随时能喝一杯。

多么讽刺啊!

姐姐,有我在,你永远都要靠后站。

“颜颜,怎么了?”有了先前的温馨互动,郑志帆没有像往常一样急赤白脸的发火,而是主动问了一句,显然给她解释的机会。

霍颜握着酒瓶的手都在抖,她的胃里涌起一阵阵的胃酸,恶心到想吐。

同时又是暴怒,她很想像以前一样,直接当着他们父女俩的面,把这瓶酒狠狠地摔到地上,再讽刺上几句。

可是现在她却没有这样行事,而是冷冷地盯着郑若彤看。

郑若彤对上她冰冷的视线,顿时往后缩了缩,又挽住了郑志帆的胳膊,一副委屈的小可怜模样。

她的心底一直在呐喊,像是蛊惑一般:快摔啊,摔掉了这瓶酒,那你方才那番回忆,爸爸对你的愧疚再次全都不见了,只剩下更深的裂痕,摔啊!

霍颜收敛了所有的情绪,将酒紧紧地攥在了手里,轻声道:“这是我的成年酒,不允许任何人分一杯羹。”

“姐姐,爸爸刚刚还说你不是那么小气呢!喝一杯怎么了,我也没——”

“爸爸每年都祝你生日快乐,十八岁那年更是给你办了舞会,你什么都不缺,而我只有这一瓶酒,如今你也要夺走吗?郑若彤,你真的够狠!”

她的声音里没有气恼,也没有悲伤,甚至是轻飘飘的,仿佛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

霍颜走上前,将那瓶酒放在了桌上,冲他们笑了笑,讽刺的意味再次回到了她的脸上:“如你们所愿!”

她转身就走,几乎是同时听到了男人的挽留声。

“这酒是你的,爸爸刚刚没想到这层。”:,,.

紧急通知,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mbtxt.la,原域名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