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真小人和伪君子(1 / 1)

转眼间,三天过去了。

秦川斩杀风岚的消息传播了出去,在九阳王朝内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可谓是一战惊天下!

不仅如此。

他修出涅槃金身的事情,也同样引起了轩然大波,让无数人羡慕嫉妒。

众所周知,涅槃金身能蕴养出神魂,而神魂,是通天境强者的标志。

也就是说,当一个人修成了涅槃金身,只要不死,早晚都能突破通天境!

而放眼整个九阳王朝,通天境强者何等稀少?那是跺跺脚,整个王朝都要震动几下的人物。

于是。

后面的几天,王朝内诸多势力涌向明昊城,带着厚重的礼物,想要和秦川交好。

对此,秦川来者不拒。

白捡的礼物,不要白不要。

而这些送礼的人,将来也不可能和他为敌了,因为,这些人都比他弱。

比他弱,自然不敢惹他。

而他,也没兴趣去欺负弱者,就算要搞事情,那也要逮着比他强的人薅羊毛啊!

许久,秦川礼物都收到手软后,才送走了这些来自各大势力的强者。

“爹,这次我们发财了!”

“这次前来拜访的,光是涅槃级的世家,就有三十多个,类似风家的顶级势力,也有五六个。“

“他们出手又这么大方,光是这笔财富,就足以媲美一个普通的涅槃级世家了!”

秦梓兴奋的说道。

他小脸涨红。

这么多宝物和资源,他还是第一次见,犹如乞丐见到了金山一般。

“瞧你这点出息。”

秦川白了他一眼,然后轻描淡写的将收到的灵药和丹药,都丢给了秦梓。

他不需要嗑药。

而秦梓见状,顿时眼睛放光,他并没有推辞,而是嘴里流出痛苦的泪水。

在他看来。

老爹的钱袋子深不可测,从手指缝里漏出点儿来滋养一下他,想必也是极好的。

他师父甚至怀疑,他爹体内有一座宝库,之前被封印了,如今应该可以慢慢解封了……

“咳咳……老朽庞齐,前来拜访。”

这时候,一道略带扭捏的声音响起,说话之人似乎很不好意思。

秦川往外看去。

只见一个高大的白胡子老者站在大门口,似乎有些忐忑不安。

正是庞齐大师!

“进来吧。”

秦川平静的说道。

庞齐大师唯唯诺诺的走了进来,他干笑了两声,说道:“呵呵,我……是来赔罪的。”

“之前不知道大人的实力,多有得罪,还请大人不要放在心上。”

他有些紧张,同时也有些庆幸——幸亏他没急着报复,否则,下场肯定和风岚一样。

秦川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修为恢复了?”

“大人果然慧眼如炬!”

庞齐大师赶紧点头,干笑道:“多亏大人当初手下留情,我回去后,花费大价钱购买了一颗珍贵的五品再生丹,修复了丹田。”

五品再生丹。

通天境之下的武者,不管任何伤势,哪怕缺胳膊断腿,都可以复原。

当然,对于通天境以上的强者就无效了,因为修为高深后,不管是血脉还是细胞粒子,都会变得十分复杂,想要修复,需要的能量也越多。

“你真的悔过了?以后不再与我为敌?”秦川认真的看着他,问道。

“我发誓!”

庞齐大师信誓旦旦的说道,然后赔笑着拿出一个盒子:“这是我的诚意。”

秦川瞥了一眼,里面是一颗散发着幽蓝色光芒的珠子,深邃而神秘。

“这是一件通天灵宝,碧海珠,一旦注入能量,速度奇快,势大力沉,无坚不摧!”

庞齐大师说道。

秦川抓起了这颗珠子,然后点点头:“正好我暂时也没有趁手的兵器,那我就收下了,我们之间的恩怨,也一笔勾销吧。”

“多谢大人!”

庞齐大师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肉痛,但总算破财免灾了。

“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

秦川看着他,问道:“如果今后,你再遇到秦梓这样的年轻人,你还会以势压人吗?”

庞齐大师愣了一下。

他有些纠结的看了秦川一眼,最终硬着头皮说道:“如果有利益的话,应该……还是会。”

“你不是改过自新了吗?”

秦川问道。

庞齐大师深吸一口气,抬起头,鼓起勇气说道:“大人,对您来说,我的确有错,我改过自新了,我也不会再招惹你们一家。”

“但是……对于整个世界来说,我有什么错呢?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的。”

“您是强者,我向您低头,是天经地义,但是对于弱者,我并没有低头的必要。”

“每个人的立场是不同的,如果非要讲道理,每个人都可以说得很有道理,但问题是,一个人只有足够强,别人才愿意听他讲道理。”

“不仅是我,绝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和弱者讲道理,因为那没有意义。”

“比如说,我看到一个弱者身怀宝物,我不抢,别人也会抢。既然他最终都会被抢,那我又何必惺惺作态,错失这次机缘呢?”

“而如果我自己不抢,等别人抢了,再去黑吃黑,事实上,结果并没有什么区别。”

“这样看似更讲道义,其实不过是自欺欺人的伪善罢了,因为我明知道他会被抢,但是我不阻止,而是等着他被抢之后,再去抢过来。”

“说到底,只不过是拐了个弯,将弱者手中的宝物弄到了我的手里,却还假装无辜。”

“此等行径,何等虚伪!”

“我做不到本性无私,所以,宁愿做一个真小人,也不想做一个自欺欺人的伪君子。”

庞齐大师口水狂喷,说了很大一堆,犹如慷慨激昂的变革者。

但是说完,他又忐忑起来了,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刮子。

嘴贱!!

说这么多干啥,要是对方听了不高兴,岂不是关系又要破裂了?

不过,秦川并没有生气,而是赞赏的点点头,说道:“嗯,你看得很透彻。”

“这世间,的确有太多的伪善者,面对杀人灭族的大是大非,他们漠不关心,甚至拍手叫好,反而喜欢在家长里短的小事上谈道德。”

“说到底,他们心中能有多少道德和正义呢?只不过是喜欢占领道德高地的假道学而已。”

“不当伪君子,只当真小人,这一点,我倒是和你不谋而合。”

庞齐大师闻言,受宠若惊。

但秦川紧接着说道:“当然,赞同归赞同,却谈不上交情,今后你我井水不犯河水。”

“若是哪天,你栽在了某个年轻人手中,我也不会帮你,甚至还会拍手叫好。”

“咳咳……”

庞齐大师干笑了两声,并没有接话。

很快,庞齐大师离开了。

而秦川目送庞齐大师走远后,却是依旧站在大门前,静静等候着。

“爹,还有人要来吗?”

秦梓好奇的问道。

“应该会吧。”

秦川抬起头,略带神秘的问道。

秦梓还想说什么,却听到一声刺耳的鸣叫声划破天际,只见一头庞大的鹏鸟,自天边飞来。

大鹏展翅,狂风万里!

“七武宗大长老贾天河,携带七武宗弟子,前来拜访秦川先生。”

威严而客气的声音,在天空中回荡开来,犹如雷鸣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