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准备搬家(1 / 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ldo;爆改大明朝 九桃()&rdo;查找最新章节!

出城五天的詹闶回到客栈,可把姬妾们高兴坏了。即便足不出户也都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换上最好看的衣服,恨不得老爷马上就把自己宠上天。

连着好几天都跟军汉和牧民们生活在一起,詹闶也的确是乏闷得厉害,当晚就把三个汉人妾全喊到自己房里,嗨皮到子时过半才舍得睡下。

接下来又是每天三到四人,白天偶尔也会宣那啥一下,可算过足了瘾。姬妾们也都满意了,都是十几岁不到二十的女孩,胃口好很正常。

某些方面混乱一点,可正经事还得办。正经事不弄好,这腐朽的生活可就不那么好延续了。

首先是选定了行道教拟建总部的位置,就在城外西北,平地泉周边南北四里又七十丈,东西六里又四十五丈的土地,刚好是一万五千亩差一点。

占了永定河一条支流的部分水系,还有半现成的人工湖,四面也没什么碍事的建筑,最适合设计大型建筑群。

另外就是临时宅子已经进入内部修整阶段,搭建暖棚的区域也都清理出来了,完全不耽误这个冬天进行某些作物的试种工作。

詹闶又进入到早晚开培训班,白天到工地上指挥搭建暖棚的循环中。这项工作可是关系到未来一段时间大局的,必须得搞好了。

忙完了暖棚搭建,时间也到了九月下旬初。距离搬入北居贤坊临时住宅的日子越来越近,相关的事务也该操持起来了。

侍女们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已经能够简单对话,留下几个惯用的,其他都安排去学习规矩和礼仪。

搬家之后还需要不少人手,采买、厨房、针线房这类地方要开始置办,姬妾们也得有贴身丫鬟,还有负责洒扫、传话这些营生的粗使下人,管家、账房、门房这些关键岗位上也得有人。

另外作为享受四品待遇的封建糟粕文化代表,詹闶身边怎么能只有四个跟班狗腿子,必须充实起来。堂堂的掌教,遇上打架的还要亲自动手,太跌份儿了。

说起来好像很多,可如今詹闶是一大家子啊。姬妾就已经有二十一个,后面肯定还会有,下人少了根本不行。

而且他的姬妾众多,是老朱开金口许可了的。不像明朝初年的大部分其他官员和百姓,在执行度较高且相对严苛且的律法约束下,四十岁之前是不能纳妾的。

好吧,说白了就是因为他好色,早期在草原上被敬贡的又都是异族女子,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所以才搞出了这么大的阵仗。

而现在,就是詹闶为自己的好色付出代价的时候了。好在这一路上收了不少的金银财物孝敬,否则光是这份开销就足够他头疼的。

一个妾要有两名贴身丫鬟,詹闶自己身边也要有一些丫鬟和仆人,还有负责修缮、洒扫等等琐事的仆人,舞乐姬那里也需要少量丫鬟,还有这么多人的衣物和日常针线活计,都是要人来做的。

零零碎碎算下来,除了目前可用的色目侍女和鞑子侍女,从管家到粗使丫鬟和下人,竟然有一百多个的缺口。不过补充一些也好,家里不能尽是异族,汉人还是要占更大比例才行。

贴身丫鬟也好,还是粗使小厮也罢,各等级家庭服务人员都是好解决的,有专门的牙行可以做中介。但管家、账房这些就不好找了,随便来一个也信不过。

好在詹闶如今也认识几个官场上的人,找他们帮着踅摸几选手,相对来说还是稳妥的。就算有人想掺沙子,找牙行一样能办到,还不如这么直接点,至少有个保。

人多力量大这句话半点不虚,各方人手的共同努力下,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把詹闶需要的人手全部搞定。

管家王亮是陕西人,当年所效力的东家因被牵扯进郭桓案而获罪,后来又跟着新东家到了保定,结果新东家经营不善破产,属于正在找工作的阶段,有保定府同知作保。

账房汪舒翰是北平本地涿州人,长年供职于商家做账房,今年夏天因为东家换了账房,至今还赋闲在家,有涿州知州作保。

门房叫白来顺,也是北平本地的,玉田县人,之前给蓟州同知做过门房,对官面上的一些往来规矩比较了解。

负责针线房的是夫妻二人,之前也是在官宦人家做针线房管事,后来东家坐案流放,就自己开了买卖,可惜没有做生意的天赋。正赶上詹闶需要人,就被介绍了过来,作保的是武清县的知县。

看看这一溜人,五个就有三个是东家犯了事的。不过这是明朝初年,老朱的高压政策下冤魂也不少,谁能保证有罪的每个都罪有应得呢。而且他们只是下人,但凡能牵扯上的早就出事了。

通过这几个相对关键位置上的人选,詹闶也看出来了,至少自己如今在北平地界上,还是有那么几分薄面的。

一般来说,这种给下人作保的事,都是普通街坊之类,可现在却不是知县就是知州、同知,果然是花花轿子众人抬。

除因为詹闶要求过高而暂时没找到的厨房管事,其他的管理阶层人员都到位了。一个大宅院,就好比是一家公司,詹闶决定给这些中层和高层管理者开个会。

会议当然是午餐会了,边吃边谈嘛,也能相互了解一下。如果连一顿饭都吃不下来,就有必要更换人选了。

就在客栈改出来的餐厅里,负责掌厨的是新收的大丫鬟珍儿。饭菜也没有多复杂,一部分詹闶的自备罐头,一部分这个时代的菜品。

众人一一落座,侍女都给倒上了酒,詹闶先举起杯来:&ldo;今天是我们初次见面,这第一杯酒是对诸位的欢迎,彼此先认识一下。贫道鸿正,姓詹名闶字嵬之,行道教第一百零一代掌教。&rdo;

虽然很不习惯这种形式,各人都还是正式介绍了自己。给新东家做事,就得守新东家规矩,别管是什么,照着做就对了。

没有人表现出疑问和犹豫,说明这些人的服从性还是有的。倒上第二杯酒,这时候的自称就要改变一下了:&ldo;本座家中,与你们往常见过的略有不同。仆人大约有半数是色目人和鞑靼人,姬妾也以色目人为主,鞑靼人次之,汉人目前只有三名,并无正妻。你们不用吃惊,本座得陛下特许,姬妾数量不在限制之内,所以她们并非那种姨娘,而是官府在册的妾室。至于家宅庭院方面,也是以我教规格……&rdo;

一顿解说过后,大家也都明白了个差不多。新东家的规矩有些是跟大明相通的,直接照搬以前的就好;有些则是完全不同的,那就得小心应对起来,并逐渐熟悉。

比如说服装方面,就跟大明眼下的有极多不同。老爷和如夫人们的常服、礼服、鞋履都有特别讲究,还有叫什么内衣和练功服的物什,总之需要适应的有不少。

管家王亮也根据这点向詹闶进行了咨询请示:&ldo;老爷,行道教可有祭祀、行法等各类礼仪,我等又要如何应对?&rdo;

知道主动找问题,这个管家表现还行。詹闶点点头:&ldo;家里的确会有部分仪式,都是由本座亲自主持,而且我教仪式并不复杂,无需刻意筹备。&rdo;

管家发表了自己的疑问,东家的回答也和颜悦色,其他人都开始针对各自的工作范围问了起来。现在问清楚了,总比以后出了问题说没搞明白强。

一顿饭吃完,詹闶对这几位也都有了些了解,眼下来说还是可用的。先就这么着吧,发现有不合适的再换就是了,反正等到阿棣上位之后,肯定要大刀阔斧改一改的。

五个人先安排在客栈后院的东客房住下来,那里是之前侍女们注的地方,影响不到詹闶和姬妾们欢乐。

不过也住不了几天了,临时宅子已经开始置办家俱,最迟到十月中旬就能搬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