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没想到吧,我就是这么天才 第二十七章 最后五千人(1 / 1)

星海时代 十方灰烬 1085 字 3个月前

和胖子聊完之后,时间又过去了几天。

在这几天中,胖子时常过来找元英拍照,而元英也依照自己的心意顺心而行。

他有时候认真思考,有时候却又是不加理睬。全凭当时的心意行事。

而在这几天当中,他自然没有落下自己的修行。

他在空闲时间就时常观看自己的对手,而在夜深人静,大家都在修行的时候,他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或许是自己泥丸宫中演化的天地万物,也或许是才生成不久的新鲜本源仙界。

它游走于两个世界之间,不断进入《完整版十余》状态感受意境,也认真对比两个世界的不同。

而统考的时间,也在这种时候无声无息,悄然溜走。

“元英,现在只剩下最后几天了,你有把握拿到第一么。”柳婵的房间之内,元英和她在客厅相对而坐,问道。

“按照目前我所观测到的,并没有太多的变化的话,我能够拿到第一,不过谁也预测不到最后的比赛之中会不会有一直隐藏的黑马。”元英回答道。

时间已经有过去了几天,他也因为全胜的原因而与各大高中的第一名名列前茅,被称之为夺冠的热门选手。

但任何比赛对于如今的时代的人们而言,都不能小觑。

毕竟在如今这一个机缘迸发的时代,谁也不知道其他人会有怎样的机遇过往。

“最后只剩下五千人了,这五千人的实力可以说都是十分强劲的存在,甚至有个别已经领悟了意境规则,你心里也别有太大的压力,对于你而言,你可是实力与颜值并存的选手。”说到这里,柳婵还不自然的笑了笑。

她作为南宁市目前唯一留在这里的老师,自然是知晓元英的后援会在这一段时间的声势是何等的令人诧异。

不仅如此,她也加入了几个元英的后援团。

当然,用的是小号。

“师姐又在取笑我,”元英轻笑了一声,又问道:“师姐,我们班的其他学生都已经回去了么,我听说现在留在流霞大厦的,都是那五千名学子。”

“确实已经回去了,可惜了秦新寿,以他的实力应该能够进入五千名之内的,这样我们南宁市友谊中学就有两名学生进入前五千名,只是他今天走上遇到了剑仙那一位高手,最终还是不敌,遗憾退场。”她看了看元英,不知道他是何种想法,又继续说道:“五千名全是学子也不尽然,还有一些工作人员,以及一些相关人员,他们都能留下,不过今后的每一场战斗,都有南夏府的直播,这种直播,每一个高中学校都收到了上级部门的要求,都要观看,是以今后的每一场战斗,观看的不仅仅是学子,还有可能是南夏府的其余人。”

她向元英说了一个消息,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从今年高一开始的统考开始,元英就感觉到祖星似乎在进行这什么计划。他先以为只是南夏府的统考,但他去了长安区才知道,祖星五大区,全部高一都在统考当中。而如今受到直播关注,仔细想想也并无不妥。

“祖星这一系列计划我听说好像是百年计划,具体如何我又不知,只知道或许与星海深处的圣人有所关联,但想必能够入他们法眼,至少要拿到第一。”柳婵将自己从星海学府探知而来的消息看苏元英,看了看斗志昂扬的元英,不禁微微一笑。

流霞大厦,234房间之内。

权星渊淡然将自己的手环投影在客厅之上,可以看到,投影之中有一个中年男子。

“说吧,找我什么事。”权星渊头也不抬的开口问道。

“星渊啊,首先爸爸要恭喜你打进了南夏府的前五千名,其次则是想问你一下,你有没有特别想要遇到的对手,或者说是不想遇到的对手。”

视频中的中年男子和蔼可亲,淡淡的问道。

“我已经听从你们的安排来到南夏府进行统考,为何还要行如此不齿之事。”权星渊突然面目冲动,大吼道。

“哎,不是爸爸要如此做,实在是这一此统考事关重大,目前而言你知道了也并无好处,只需要知道尽量在今后的所有比赛之中拿到第一就可以,至于来南夏府,你也不是不知道,平望府已经有人来到,还早已预订了第一,那人的实力你也早已见识过,自然只好将你送到南夏府来。”

“我确实不如他,不过不代表我丧失了于他对战的勇气,即便他的实力远远胜于我,我还是不惧。”权星渊低下头来,声色突然平和。

他自然之道那一位选手是如此的优秀,光凭眼神就能让大多数人折服,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但他还是听从父亲的安排,来到了这里。

“我知道,我儿子嘛,自然也是不惧他的,只是那边的人你都知晓了,招式也大多见识过,这不是来这边多看一看其他人么,看看其他府城的少年,他们是怎样的精神状态,又和我们平望府的学子有什么不同。”视频中和权星渊长得极为相似的中年男子安慰道。

“对了,真的没有想要遇到的对手么,没有的话,那我就预祝你成为第一了。”中年男子看了看自己帝这头颅的儿子,笑着说。

“有,南宁市第一,种子选手元英,我想要提前遇到他。”权星渊沉默了一会,突然抬起头来,看着视频中的父亲,慢慢说道。

“哦,看来这元英也是一个高手,能够让我们的星渊感兴趣,也好,那就让他遇到你吧。”中年男子说完,在其旁边就有一个秘书样子的人物,开始进行联系。

一分钟后,正准备关闭视频的电话的权星渊却听到了一个抱歉的声音。

“星渊啊,那个元英已经有人预约了,具体是谁你应该也不行知道,不过和他对战的你应该清楚,好像是一位剑道修行者,不过你放心,无论他们谁赢,都将遇到你。”他看了看又稍微低着头的儿子,问道:“星渊啊,你还想要不遇到谁么。”

“啪”中年男子声音还未落下,视频连线就已经被权星渊关掉。

安静的房间之中,只有一句话在慢慢流淌。

“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