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场(他为何要遭遇这一切?...)(1 / 1)

前任遍地走 即墨遥 2141 字 1个月前

乔宣捂着脸就跑,跑了老远,才想起莲夙是个瞎子,自己刚才过度反应了,就算不捂脸,莲夙也认不出他嘛!

回想过往,乔宣不由露出感慨之色。

真正决定一个人性格的,有时候不是因为他是谁,而是因为他的经历,比如那一世的霍仇,霍仇和乔宣本身是截然不同的,但身处在霍仇当时的境遇中,大概最后不是毁灭世界就是毁灭自己吧……

再没有第三条路了。

所以莲夙最后杀了他,其实是帮他解脱了,他半点也不怪莲夙。

就算霍仇那一世很苦,但他所造的杀孽,也注定不得善终,活着也是煎熬,死在谁手里不是死呢,还不如死在美人儿手里。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至于那一世自己对莲夙的感情,其实挺复杂的,也许夹杂着些许情爱,被那干净美好所吸引,但更多的,可能还是对救赎的向往吧,即便他知道自己无药可救,也不想活,但当有个人说要渡他,愿意和他一起走,告诉他可以放下屠刀,便能有重新开始的机会……

他到底不能无动于衷。

他渴望着有人能帮他,有人能救他,却深陷泥潭出不来,内心逐渐扭曲,明知应该放开,却偏要把干净美好的东西困在自己身边,哪怕只是看着也好。

这叫做什么?

乔宣轻咳一声,这叫做强取豪夺是没有好下场的!

冤孽啊,明知自己无药可救,非要把和尚留下,还要把命奉上,也算是咎由自取了。

至于莲夙最后的选择,乔宣觉得很正常,和尚是悲悯天下的出家人,自然不可能喜欢上自己这个杀-人如麻的大魔头,真要喜欢上自己了,斯德哥尔摩不说,那完全是崩人设了。

他之所以想要度自己,和情-欲也没半分关系,纯粹是因为他是个圣父,和佛祖割肉喂鹰差不多。

莲夙和霍仇原本就是没可能的。

有些东西不是不好,只是来的时候不对,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至于霍仇那一世,乔宣尽力和自己切割了,他和霍仇截然不同,热爱生命热爱生活,人生百态,总有如意和不如意的时候,霍仇见到的都是恶,所以他选择报复-社会,那是他的悲剧……可是自己不是啊,他还见到很多美好。

他一直心怀希望。

哪怕这条路很难走,想做个人还要历劫,但这不是成功了嘛?

还有师父一直护着他,所以还算幸运的吧。

人要懂得知足。

乔宣小心翼翼看向四周,心虚的很,一想自己也干过强取豪夺的事,就十分的不自在,那辈子真是出息了,幸好没有真的糟蹋和尚,否则他一定会自责的!

回想刚才听到的话,莲夙在自己死后就坐化了,乔宣幽幽叹了口气。

那种情况下,他就算杀了自己,也活不了,那些人不会放过他的。

莲夙肯定也知道这个结果。

算是同归于尽了。

唯一让乔宣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经验值还挺高的!

杀了自己直接让莲夙觉醒飞升了!

佛子转世要想觉醒,需经历的磨难可不少,轮回个百世都有可能,但莲夙只杀了自己一个……就直接荣登天界,成为佛祖座下佛子。

天道到底给了他多少功德啊?!

自己难不成是什么终极大boss,杀一个抵一万个小怪的那种?给自己这么多经验值,岂不是鼓励别人来割人头啊?乔宣心情复杂,觉得天道委实不太地道,他哪里招他惹他了要被这么针对?

而且自己的情劫对象在自己死后个个飞黄腾达,简直都是天道宠儿,而自己七世情劫回来,还是个战五渣……

算了,不想了。

堵心。

反正以莲夙那无情无欲的性格,肯定也不会想要和自己有所牵扯,只要不被认出问题不大,乔宣也就慢慢放下了心,抱着狗子踱到别的地方去了。

没多久枢尘终于摆脱了客套寒暄,过来找到了乔宣,他有些不高兴的道:“你怎么也不等等我。”

乔宣笑嘻嘻:“不是看你忙着吗,我自己溜达溜达。”

枢尘无奈的道:“这里有什么好玩的,佛门实在无聊的很。”

他心里还在耿耿于怀,乔宣是和太初来的,自己不过是个添头……

乔宣漫不经心的道:“虽然没什么好玩的,但刚才见了个美人,可惜美人儿是个瞎子……”

枢尘道:“莲夙可不是瞎子。”

乔宣一呆,喃喃道:“不是瞎子?”

枢尘挑眉道:“当然不是,谁和你说他是瞎子了?闭着眼睛就是瞎子吗?那是闭目禅,他只不过不轻易开眼而已。”

乔宣颤巍巍的道:“……所以其实他能看到?”

枢尘点点头:“当然可以看到。”

乔宣吓的冷汗都要下来了,但转念一想,你紧张个什么啊!就算人家能看到,你也转世了模样变了,看就看吧怕谁呢!

枢尘又道:“而且那可不是一般的眼睛,而是通天神目,据说可看人前世今生,且威力无穷,所以他才不会轻易开目……”

乔宣:“……还能看前世今生?”

枢尘道:“是的。”

乔宣眼前一黑,差点晕厥过去,你说话能不能一口气说完,一波三折我心脏病也要发了。

这可真是太糟糕了。

也就是说,莲夙什么也不用干,只要睁开眼睛看一看,就能看出自己是谁?!

枢尘说完一看乔宣面色苍白,摇摇欲坠,一副备受惊吓的模样,不由得十分诧异:“你怎么了?”

乔宣干笑一声:“听你说,莲夙挺厉害的样子……”

“莲夙确实不简单,但是你紧张个什么……”枢尘十分无语:“人家是佛门佛子,慈悲为怀,悲悯苍生,别说他那眼睛就没睁开过,真正如何从无人见过,就算他睁眼了,也不会对你怎么样,你又不是什么恶人……”

乔宣更加心酸了。

你说错了,我不但有一世是大恶人,还是经验值很足,和尚看了都想渡的那种,虽然前世事前世了,但乔宣可不想冒险,万一莲夙发现了自己,再来为民除害一次怎么办……

不不不,自己这辈子不是恶人了,就算莲夙发现了,以他的性格也不会如何,莲夙是不会滥杀无辜的,但乔宣还是不想冒险,赶紧有多远躲多远!

这里-->>

紧急通知,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mbtxt.la,原域名打不开实在是太危险了!

乔宣鬼鬼祟祟看向四周,神仙无数人来人往,莲夙已经不见了踪迹,他吁出一口气,拉着枢尘就跑,想要赶紧出去避避风头。

谁知道跑的太快,忽的一抬眼,看到前面儒雅俊美、白衣金冠的高大男子,乔宣猛地一个急刹车,转身就往别处跑,但华澜已经看到了他,瞬间就出现在他眼前,神色复杂,语调低沉:“宣儿……”

乔宣:“……”

枢尘被乔宣拉着就跑,一脸莫名其妙,谁曾想又遇到了华澜,想到华澜曾和乔宣有过一世情缘,枢尘半点也不待见他,冷冷道:“乔宣可不想见到你。”

乔宣神色尴尬。

他上次见到华澜还是在南樾国,后来意外坠入东乾圣尊遗迹,便和华澜分开了,看华澜的模样显然还是放不下过往,同在天界碰到的概率又比较大,乔宣苦恼的皱了皱眉。

华澜对枢尘也很不喜,冷淡道:“你又凭什么,替宣儿做决定。”

枢尘眸光顿时变冷。

眼看两人之间气氛剑拔弩张,乔宣更觉得头疼了。

枢尘和华澜都是天界顶级人物,属于走哪儿都备受瞩目的那种,此刻两人不但对上了,还一副有过节的样子,顿时吸引了众仙的注意,不少人都看了过来。

以前没听说过枢尘道君和华澜帝君有过节啊?

乔宣不想引起别人注意,尤其是不想引起莲夙注意,连忙按住枢尘的手,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转头对华澜道:“我想与帝君说的话,上次都已说了,我的想法也不会改变,望帝君早日放下。”

华澜深深凝视乔宣,心中沉痛,若非自己那一世没能照顾好他,怎会让乔宣断情绝爱,走上无情道这条路呢?

终归是被自己伤了。

他后来又找了乔宣很久,但怎么都找不到,他知道,是乔宣不想见他,所以才回避着他,如今好不容易又见到了,他怎么能就这样放弃?若乔宣不相信他,一定是自己做的不够好,不能令他安心,这些都是他欠他的……

华澜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语调执着而深沉:“我愿娶你为帝后,结为道侣,从此生死相依,宣儿……请给我一次机会,履行当初的诺言,这次我定会保护好你。”

这是他早就想好的,唯有这般,才能证明他的心意。

曾经他不能给他的,现在他都会给他。

四周一片哗然。

乔宣也傻眼了。

他是真没有想到华澜这么虎,大庭广众之下,竟然连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你这样,也不怕自己没个台阶下吗?

而且这风头自己不想出啊!他只想做闲云野鹤好吗?

众人震惊过后都开始窃窃私语。

枢尘道君身边的少年到底是谁,以前从未见过,名不见经传,看起来修为也一般,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仙,但他和华澜帝君到底有何渊源,竟然华澜帝君这般不管不顾,不但要许他帝后之位,和他结为道侣,最关键是的态度还这么卑微……

简直不可思议!

这可是华澜帝君啊,天界多少人高攀不起,就连同为上神的宓芸宫主,暗恋华澜十万年,都没个结果还差点闹翻……

结果华澜帝君看上的,就是这么一个小仙?!

这小仙到底有何不凡之处,能令华澜帝君这般执着?

说到宓芸宫主,咦,今日她是不是也来了……

众仙看向一侧,果然看到了远处的宓芸宫主。

宓芸宫主和若华神女站在一起,她本是来见华澜的,虽然上次分开不太愉快,但毕竟是个误会,这么多年的朋友情分在,终归还是想缓和一下,谁曾想一来就看到这一幕,差点气血逆行,紧紧握着若华的手,用力到手指微微颤-抖。

若华眉心微蹙,若有所思的看着前方。

当初她和乔宣在冥界分开,后来很快轮回地宫就坍塌了,她也被送了出来,空手而归只能回了天界。

这个少年,到底在那里做了什么?

乔宣神色凝重,他定定神,挺直了背脊,看向华澜。

既然你非得走到这个地步,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了,如此撕破了脸也好,日后总不好意思再来找我。

怀中本一直懒洋洋的狗子,听到华澜那番话,也凶相毕露开始龇牙咧嘴,一副要发狂的模样,乔宣连忙按住了怀中狗子,自己可以拒绝华澜,但若放狗咬人,大庭广众之下不但不雅不说,关键的是华澜可不会对狗子手下留情。

这事儿只能他来。

乔宣正要开口拒绝……

忽然一个清雅如玉的白衣男子,越过众人走了出来。

大伙儿都安安静静看热闹,把中间的场地空了出来,谁如此不识趣此时站出来掺和?

众人不由看去。

就连华澜也皱了皱眉,江惟清此时出来做什么?

枢尘也有些疑惑,他并不知道江惟清也和乔宣有渊源。

只有乔宣怀里的狗,一副很暴躁的样子。

今天讨厌的家伙怎么这么多!

江惟清在不远处站定,眸光淡然,看向华澜道:“恐怕他不能答应你的要求。”

华澜十分不悦,乔宣根本不是归元剑宗弟子,江惟清凭什么出来多管闲事,他语调微沉:“剑君多事了。”

其他人也这么觉得。

不管华澜求爱成不成,这时候谁出来多事,都是得罪华澜啊!尤其是说这种话,简直是赤-裸裸与华澜为敌!

江惟清却并不在意,他目光掠过乔宣,薄唇一挑:“并非多事,而是乔宣乃我亡妻转世,帝君夺人所爱,才是有所不妥。”

此言一出,全场再次震惊。

什么?这小仙就是清珩剑君的亡妻?!

谁不知道清珩剑君深爱亡妻,当初为了亡妻,不惜公开拒绝若华神女,深情名声早已传遍天界……

若是这样的话,江惟清不出来阻止才怪。

今天的瓜是不是太多了点……

都快把人噎死了。

天界几时有过这样的热闹看了?

乔宣恨不得把江惟清的嘴给黏上,你还嫌热闹不够大要来添柴加火。

他一脸木然。

恍恍惚惚。

所以,自己好不容易出次门,为何要遭遇这一切?

紧急通知,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mbtxt.la,原域名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