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0:四大恶人都不如老子恶(为月票加更6)(1 / 1)

金刚不坏大寨主 徍男 2339 字 1个月前

  恋上你看书网,金刚不坏大寨主

  昂吼!——

  炽烈气浪构成的狂龙狠狠碾压袭来。

  云中鹤脸色巨变,心中叫糟,完全没料到这黑风寨主如此不给四大恶人面子,说出手就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这么猛!

  在无可闪让之下,他猛一提丹田内气,身子于不可能间在半空微微停滞,一个飞鹞式旋起身形,双臂翼展,身躯横空,炽烈狂龙气浪几乎是擦着肚皮扫过。

  “呃!”

  云中鹤只觉腹部如被猛火狠狠焚烧了片刻,一股炽烈真气入体,经脉都是剧痛,忙身形翻转急旋落下水中,砸得湖面水花溅起,狼狈至极。

  “哼!不自量力!”

  江大力见这色鹤落入水中,也懒得追击,冷哼一声眸光一闪看向不远处。

  也就在此时,几道强悍气机从不远处电射而来。

  一道沉闷如闷雷滚滚的声音同时传来,听在人耳中只觉耳鼓隆隆作响,脑子都胀痛,非常难受。

  “没想到近来声名鹊起的黑风寨主居然也从会州来这里凑热闹,刚刚那一招劈空掌法的确了得,恐怕就算是北乔峰的降龙十八掌,也不过如此吧。”

  话音传来之际,三道人影已是施展高绝身法落下。

  其中一人砰地落地,双手杵着的铁杖直将地面石砖戳破扎入,却竟是个残疾人,穿著青袍,长须垂胸,面目漆黑,一双眼睁大大,炯炯有神,神色却是充满凶恶。

  另一人身法曼妙,怀中抱着孩童,看上去如温柔美貌,端庄贞淑的一位美妇人。

  但一抬起头来,才发现左右脸颊上各有三道血痕,笑得时候仿佛隐藏着无穷愁苦、无限伤心。

  第三人则是宛如个皮球般落地就开始蹦跶四窜,一头如椰子晒干了般的红发怪脑袋,发出猖狂笑声指着落水的云中鹤嘲讽。

  “哈哈哈,鹤老四,就你这狼狈落魄模样也想当老三?你还是问叶二娘......哦不,你还是问叶老三同意不同意吧,我岳老二反正不同意。”

  “噗——”

  云中鹤原本潜在水里不敢冒头,一见老大都来了,被想做老二的岳老三这一激,顿时气得钻出来破口大骂。

  玩家们见状纷纷变色,认出这来人便是四大恶人,不少距离近的人连忙避开。

  “哼!聒噪!”

  江大力神色不耐看向水中的云中鹤,“再废话老子就把你这落汤鸡大卸八块,给老子滚!”

  他随手一指点出。

  霎时强悍凌厉的一阳指力顿时激射而出,撕裂空气构成隐隐带有浅蓝气流的凌寒激波。

  “一阳指?”

  远处段正淳看得神色一动微微皱眉。

  云中鹤却是大吃一惊连忙要闪避。

  就在此时,段延庆冷哼,猛地闪电般抬起手中细铁杖一点。

  嗤——

  一道金黄色指力气劲顿时自细铁杖那尖锐头部飚射而出,与江大力激射出的凌寒指力对撞一起。

  砰!

  两股气劲对冲炸开。

  霎时一股溃散的凌寒气劲落在水中,瞬间将水面凝结成了一层薄霜,另一股冲击在水面,砸出水花四溅。

  云中鹤冷得一个哆嗦,连忙手拍水面蹿出水面,连点几下水面落荒而逃到岸边上直打喷嚏。

  江大力嗤笑一声,淡淡收手稳坐九个女人身上,看向段延庆嘲讽道,“什么穷凶极恶云中鹤,不过如此,四大恶人都不如老子恶。倒是你恶贯满盈段延庆,还有些实力。

  不过你既然不跟我打,就不要随口挑拨。

  降龙十八掌我江大力会领教,却不是现在,若是有人很喜欢打架,老子奉陪到底!”

  段延庆双眼中顿时爆射出森寒凌厉之芒,但环顾间察觉乔峰和色使山佐天音的存在,也不想节外生枝,冷哼一声眼神闪烁盯着江大力以腹语道。

  “早听闻黑风寨主凶名赫赫,比我们四大恶人也不遑多让,今天我段某已见识,下次再好好领教阁下高招。”

  南海鳄神和叶二娘见老大都只能与这黑风寨主打个平手,顿时也都不敢造次,熄了上前找事儿的想法。

  就在此时,段延庆大喝一声双杖一撑地面,电射而起,直奔前方湖边小轩而去,满是杀机道,“段正淳,滚过来受死!”

  明轩内,段正淳大吃一惊错愕后撤,问道,“阁下何以要杀我?你......”

  段延庆冷哼落地,双目闪烁凛然杀机,一头灰白稀疏头发无风自动,露出一掌丑恶面膛发出低沉腹语,“段正淳,你再好好看清楚,我是何人!?”

  “呵!”

  江大力一瞧那边状况就觉得无趣,懒得再去看那边情况。

  因为这等状况,倒是与上一世发生得一般无二。

  接下来无非就是段延庆先是以段家剑与段正淳斗段家剑,由于段延庆太过强捍,段正淳使出一阳指仍敌不段延庆,后因乔峰出手阻止,段延庆才和另三大恶人离去。

  这等情况早有经历,江大力当即是准备闭目养神,静待段延庆等人离去之后,乔峰约战段正淳之刻,再出手会一会乔峰。

  就在此时,他却是听到一旁的色使山佐天音发出不满声音。

  “好了好了,画舫主人,你这些手段虽是新奇,但现在本使者已是领略过了,快些拿出些新花样吧?

  据说只要通过你们画舫的考验,你这个做主人的便会亲自一见?是也不是?”

  说到最后,色使山佐天音神色都是露出垂涎欲滴般的神色,一幅资深lsp的模样。

  画舫当中的女子闻言也是发出那幽幽绵软的声音,淡淡笑道。

  “自是如此。既然贵宾要求,那便请拭目以待。”

  “还有什么花样?难道此时在这画舫上的女子,便是那唐国公主李香舫?应该不至于吧。

  但若是她,似乎也说得通。

  段正淳毕竟身为大理镇南王,这唐国公主若是为其而来,有什么政冶层面的目的,也是很正常的。”

  江大力皱眉看向画舫二层的屏风,猜测屏风后的人影身份。

  这时在一阵清脆拍掌声中,没过多久,就见得画舫后霎时就有五个满身肌肉的女子扛着五个大布袋走出。

  色使山佐天音见状,顿时坐直了身子,双眼冒光如钩子般,一个个盯着五个大布袋邪笑道,“莫非这就是你们画舫传闻中的如意袋?

  据传这五个大布袋之中,分藏有艳、俏、娇、傲、丰满等五款不同的特质少女。

  江湖人需以二十两白银的代价,才能任择其一布袋,凭借运气碰佳丽,是又是一番滋味啊。

  不过区区二十两白银,是否也太过廉价了?

  本使者出一万两,直接包了这五个大布袋,如何?”

  说着,色使山佐天音还看向了江大力,发出不男不女的一声尖细笑声,“不过我色使虽色,却也不能有失体面,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既然黑风寨主你今日在此与我共赏风月,这钱我出了,你便先挑一个如何?”

  江大力闻言神色怪异,很想给这不男不女的色使一拳头。

  这算什么?

  他堂堂黑风寨主,是被这lsp请客享乐玩了?

  江大力还未说话。

  画舫二层的女子声音却是再度传出。

  “抱歉,贵宾需知我画舫规矩。这五个布袋,每人只能挑选一个,不可全部都要。”

  “嗯!?”

  色使冷哼猛地站起身低喝,“莫非你香杏画舫如此不给本使者面子?本使者今天要全包了,那就得全包了,非但是这五个。

  这一船的女人,还有你,本使者也要体验体验。

  如此试过之后,才好带给我主子快活,哈哈哈哈——”

  画舫二层女人声音顿时冷淡下来,“还请贵宾自重,我香杏画舫江湖行走多年,规矩从未破过,更从未被人强买强卖过。”

  色使山佐天音闻言顿时发出尖利冷笑,“巧了,今天就有了,都说强扭的瓜不甜,本使者却就喜欢强扭着来,不强扭着来,本使者还不喜欢。”

  话罢,山佐天音突然转首看向江大力,阴恻恻一笑,“黑风寨主,今日这画舫本使者要了,还请你卖本使者一个薄面,现在就下船去,如何?”

  “哦?色使你如此大的威风?这么说本寨主若是不下船,你就要强行赶江某人下船?”

  江大力皱眉冷哼,双眼如电般落在山佐天音身上,浑身开始散发出一股慑人气息。

  他是知晓,上一世这色使便曾做出类似的事情。

  但却在强行出手闯入画舫内部之时,不知遭遇了什么高手,被惊退。

  他之所以上船,非但是受玩家所激,也是想看看会不会触发什么独特任务。

  同时,也想看看这由唐国公主所创立的画舫之中,究竟藏有何方高人,到底隐藏有什么秘密。

  若是能以此与唐国的公主打好关系。

  这官面上的关系,以后未尝不可成为黑风寨在白道上的通行票。

  故而,此时色使虽是猖狂,江大力却也不会相让。

  行走江湖这么久。

  从来都只有别人让他江大力的份儿,哪有他江大力主动让道的理儿?

  一听江大力这满含不满的话语,色使冷哼,神色顿时冷冽,“就知道你这个臭脾气的家伙不会轻易下去,方才本使者给你脸了才请你先挑选,既然你不知好歹,本使者就让你知道厉害!”

  “嗯?”

  江大力脸上缓缓勾勒出一丝危险笑容的弧度,咧嘴伸出粗壮手臂招招手,“我倒是想要知道,你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到底哪里厉害?来!!”

  江大力五指陡然箕张,霎时手臂青筋暴起。

  一股狂霸吸摄力的旋涡在其五指抓出的刹那爆发。

  云龙探爪!

  轰!

  空气巨颤被吸摄得爆涌成大片气浪宣泄。

  色使冷哼身形突然先一步如电般闪避,手中折扇猛然摊开一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