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秦剑的盛装(1 / 1)

“嘎吱。”

马车正好停在了象甲学院的大门前。

秦剑一行声势浩大,这里早已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学院门口,象甲学院高层一字排开,进入的道路两边则站满了象甲学院五大三粗的学员。

“把我们象甲学院改成武魂学院分院,这么过分的事学院为什么要接受?而且还组织这样的欢迎仪式,太恶心人了吧?”

学员人群内,有议论声在悄然响起。

“力哥,我们毕竟是五大院,这样卑躬屈膝的等着是不是太丢脸了?”有学员道。

在他身旁站着的是象甲宗呼延震的孙子,勉强算是秦剑当初对手之一的呼延力。

只见他双手抱怀道:“那有什么办法?毕竟我们象甲宗都是依附武魂殿的,象甲学院自然没有立场反对武魂学院加名。”

“不是啊力哥,我们也都知道,真的拒绝是不可能的,但学院就不能要点面子嘛?这样大规模的欢迎仪式,纯属恶心人!”

那学员又道:“而且,你没听说吗?这负责武魂学院加名的所谓的武魂裁决所裁判长,根本就是当初天水学院或者说史莱克学院的秦剑啊!五年前,他可是和我们一样的学员,现在却以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莅临,这感觉…”

听到这里,呼延力的表情也是忍不住变了变,不自觉的就想起了当初在赛场上被秦剑血虐的场景,那悲催的一幕到现在他都记忆犹新。

“力哥,正好我们象甲战队有几个人在,不如向他挑战一番?”那人怂恿道。

“挑战他?”

呼延力有些犹豫:“他毕竟是代表着武魂殿,我们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

“哪里不好,我们只是争个面子问题啊,又不是真的抗拒武魂学院的加名。”那人立刻道。

“可是爷爷不让我惹事,他说这次的事情武魂殿很重视,我们象甲学院千万别做出头鸟。”呼延力继续犹豫。

“我们又不是针对武魂殿,我们只针对秦剑个人啊…”

那学员又道:“你没听说吗?这秦剑完全是靠教皇裙带关系才坐到这个位置上的,他一个用男色魅惑教皇的人,这五年肯定没什么长进,还不是任我们拿捏。”

“到时候我们狠狠揍他一顿,再说一句本以为武魂殿裁判长实力非凡,所以才用了全力,但是没想到这么弱,连我们几个普通学员都打不过…”

那人挤眉弄眼:“力哥,这句话说出去,爽不爽?”

“爽!”

呼延力差点吼出声来。

一直没什么脑子只有一身肌肉的他,这时候已经完全沉浸在打败秦剑的假想里,至于他爷爷的叮嘱,直接被扔到九霄云外去了…

“安静。”

察觉到后面的学员欢迎队列有所骚动,象甲院长,一个壮硕的中年人立刻低声喝了句。

顿时,所有学员都安静下去。

“砰!”

这时,骑士团同时下马,整齐划一,连落地声音都一致。

随后,单膝落地,异口同声:“恭迎裁判长!恭迎圣女!”

“恭迎裁判长!恭迎圣女!”

象甲学员的院长高层还不至于舔到跪下,但他们还是微微躬身,以示尊敬。

“恭迎裁判长!恭迎圣女!”

学员们虽然不愿,但看到高层们都这样,也只能捏着鼻子稀稀拉拉的躬身欢迎。

秦剑就在这样的场面下,缓缓从马车内踏了出来。

“嗒…”

先出现的是一双银色长靴,随后便是一道通体银色豪装的身影推开车门,从放置好的下车阶梯上走了下来。

所有人都呆了一呆。

谁也没想到看到的秦剑和胡列娜是如此盛装,除了之前就看过几次的骑士团。

他们俩这身都是由比比东独家定制,秦剑身上的几乎就是男版的教皇服装,甚至还戴着一顶冠冕。

而胡列娜的却是淡黄色,与秦剑的很不相配…

小狐狸无数次向老师抗议,可惜抗议无效。

“这穿的也太那什么了吧…”呼延力目瞪口呆。

“我现在算是彻底明白教皇是怎么沦陷的了,他这长得…太逆天了吧?”身旁那人喃喃道。

还好象甲学院几乎都是五大三粗的男学员,没什么女学员存在,也就没有引起太大的骚乱。

不像在那些公国学院的时候…

秦剑现在很担心去天水学院的场面。

“不必多礼。”

面带微笑,举止优雅大方,声音如沐春风。

毕竟他还是唐月华的学生,有月轩毕业证的,这点小场面,都是洒洒水啦…

原本内心里都充斥着不忿的学员们脸色也好看了许多,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对秦剑第一印象甚好。

当一个人的颜值达到逆天程度之时,无论男女,都会产生极好的第一印象。

这是生灵对于美好事物产生的潜意识反应,无人可控。

“裁判长,新的院牌已经准备好,接下来请您主持换牌仪式。”象甲学院院长上前一步道。

随后,学院内就有大车承载着巨大的牌匾过来,上面是八个烫金大字:武魂学院象甲分院!

“等…等一下…”

眼看所有人按照预设的阵型排开,就要开始走换牌流程,学员中终于有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众人侧目,立刻就看到呼延力高高大大的身影排开众人走了出来。

“阿力!”

象甲学院院长赶紧给他使眼色:“这不是你该闹的场合,快回去!”

“哎哎哎,不是…那什么…我还没想好…”

这时,呼延力扭扭捏捏的话让所有人都有些宕机。

随后他们就发现呼延力不是自己走出来的,而是被三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给推出来的。

“那什么,秦剑,我们力哥要向你挑战!”

之前一直怂恿的那人从呼延力背后冒出头来道:“五年不见,力哥他要再跟你战一场!”

不提呼延力那赶鸭子上架的忸怩神情,象甲学院院长几乎是脸色骤变。

“砰!”

下一刻,所有骑士顿戟,异口同声的冷喝道:“大胆!”

但动作更快的是胡列娜,小狐狸可忍不了有人这样当众挑衅秦剑。

“唰!”

白色的杀神领域顷刻间席卷全场,恐怖的杀气以她为中心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