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8章 信誉玩坏了(1 / 1)

武隆县。

王家村,王存业家。

王存业是王家村的村长,也是整个王家的领头人。

至于为啥,那肯定是身边有钱,手底有人。

这得益于这几年来垄断了武隆县的茶叶生意。

也得以与改革开放的政策好。

要不然大部分都是文盲的王家,哪能在武隆县混的风生水起。

然而王存业在这个人在有钱了后,却是不干人事,经常欺凌乡里,所做之事,用罄竹难书来形容都有些不为过。

手底下的王家人,也一个个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奇怪的是,却是没有人管教他们。

以至于他们王家在整个武隆县越来越嚣张,越来越无法无天。

造成这样的原因,跟武隆县当地闭塞的交通跟信息有关。

当然了,更多的是王家做茶叶生意,在武隆县形成了一定的垄断规模。

其产生的经济效益,带动的就业,可以说是在武隆县首屈一指。

这也就是为什么好多干部知道王家在王存业的带领下胡作非为,却是没有去举报的原因,因为武隆县需要王家,需要王家为武隆县创造财富。

要不然武隆县因为地形、交通等条件的限制,只怕还会更穷。

然而今天,王存业却是遇到了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

这件事情就是一大早他就听到有王家人来报,说清风村有人出高价在收购茶叶。

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也是在对他王家地位的挑衅。

于是乎,他大手一挥,便派人去通知了所有管事的王家人,准备在王家祠堂开了一个会。

会议的内容,自然是重点说说清风村有人高价收购茶叶的事情。

半个小时后,所有管事的王家人都来到了王家祠堂。

王家祠堂以前可是破烂不堪,而现在却是整个武隆县最好的红砖房建筑。

处处透着奢华,处处透着手艺人的心血。

这要是普通人家来建造的话,按照当前武隆县的人均工资。

只怕十辈子都不可能建造得起。

然而王家人,不然建造起来了。

前来开会的人,有好些年轻后辈甚至都开起了货车。

这在八二年的武隆县,可谓是有钱人的象征。

只是武隆县的有钱人,全都集中在王家村的王家。

其他地方,比如说清风村,那可是一个万元户都没有。

而王家村,光王家就有几十户是万元户。

这对于王家村来说是荣耀。

但对于武隆县来说,却是耻辱。

因为谁都知道,王家的钱财,全都是靠着压榨茶农才拥有的。

但知道又怎么样,却是没有人敢去多管。

因为现在的武隆县经济增长,他需要王家。

言归正传,矮胖的王存业见所有管事的王家人都来齐了,当下背着双手,迈着‘王八’步坐到了居中的太岁椅上,在浅浅的喝了一口下人递来的茶水润润喉,就开口说话了:“今天早上顺子跑过来跟我说,说清风村清风道观的山脚下,有人在出高价收购茶叶,你们有谁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是修路的老板刘星。”一个黑脸王家人站起来回道。

“不错,就是他,昨天晚上那塌方的乡道,也是他亲自带头疏通的。”又一个平头王家人站了起来,眼眸中有着浓浓的怒气。

“是吗?有谁知道这个刘星到底什么来头吗?”王存业放下茶杯,声音有些低沉。

“不知道。”黑脸王家人摇了摇头。

“我知道,他喊徐峰子爷爷。”平头玩家人举手说了一句。

“还有他跟那个赵马、聂平、聂国邦三个的关系都不错。”一个年长的王家人补充了一句。

“之前赵马报警抓了我们好几个人,现在都还关在派出所没有放出来呢!这其中肯定是刘星在搞鬼。”一个独眼王家人见王存业脸色阴沉了下来,当下连忙添油加醋说道。

“那照这样说来,这个刘星跟赵马是一伙的了?”王存业冷笑一声:“既然这个刘星跟我们王家存心做对,你们接下来知道怎么办了吧?”

“只是王书记之前已经警告过我们了,让我们不要乱来,在这节骨眼上去找刘星的麻烦,这好吗?”一个高个王家人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在以往,王家人犯事被抓的话。

那都是前脚抓走,后脚就会被放出来的。

但是这次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所以他有些担心,担心上面征对他们王家动真格得了。

王存业看出了高个王家人的心思:“你怕什么,咱们又不跟刘星明着干,他不是要收茶叶吗?派些人暗地里去捣乱就行,只要清风村村民不敢将茶叶卖给刘星,那一切就都好说。”

“问题是我听说刘星收购茶叶的价格,是咱们王家的两倍有余啊!”高个王家人再次提醒了一句。

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在金钱利益的驱动下。

谁还会管他们王家人的捣乱。

说句不好听的,真要惹恼了清风村村民。

只怕捣乱容易,那回来就难了。

“什么?他刘星敢高于我们王家两倍的价格收购茶叶?他这不是在找死吗?”王存业闻言先是一愣,接着忍不住笑出了声。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反应。

那是因为茶叶这门生意的利润虽然高。

但却是有着一个很大的弊端,那就是在短时间要想全部卖掉的话,那可是很难很难的,王家经营茶叶生意这么多年,那也仅仅打开湘北省的市场。

这样大的市场,收来的新茶。

那都需要大半年的时间才能消化掉。

再这样的情况下。

刘星出两倍高的价格收购茶叶。

那万一卖不掉,肯定会亏死去的。

然而令王存业始料未及的是,他的话音刚落。

一个年轻的王家人就站出来说道:“村长,王集刚才的话说错了,刘星现在不是高于咱们王家两倍的价格在收购茶叶,而是五倍。”

“什么?”

“你确定???”

王存业瞪大了眼睛。

五倍的价格……那差不多要达到六毛钱一斤了。

这个刘星,他疯了吗?

或者说,这是存心在跟他作对?

“村长,我说的都是真的,这个根本就不需要确定。”年轻王家人连道:“您可能不知道,现在不光是整个清风村的村民将家里面茶叶全部都卖给了刘星,就是咱们王家村有些村民也有些心动了。”

“马头村的村民,现在都有好些村民去打探消息去了,要是刘星收购的话,那只怕以后我们王家在整个武隆县一斤茶叶都收不到。”一个年长的王家人,这时轻叹一声跟着说了一句。

这话可不是在危言耸听。

而是说的事实。

因为高出玩家五倍的价格收购茶叶。

这不但在以前没有,就是现在那也是史无前例了。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王家现在还想着在地压低茶叶的收购价格。

这可是一个绝妙的讽刺,估计好多知道这个内幕的武隆县村民,正在暗地里笑话他们王家呢!

王存业不傻,一愣之下就全都明白过来了。

此时的他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有的是彷徨还有着急:“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这个刘星,他娘的不按常理出牌啊!”

“快!快!快!通知我们王家的茶行贴公告,就说我们王家也愿意以现价的五倍收购茶叶,等卖出去了钱绝对不少他们一分。”王存业见一个个王家人还还傻坐着,当下连忙催促了一句。

然后没有一个王家人动身,而且一个个还露出了苦笑不得的神情。

“你们这是怎么了?”王存业吼道。

“村长,刘星收购茶叶是钱货两讫,没有赊账之说的。”高个王家人讪笑着提醒了一句:“再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王家出价在高有用吗?”

出价在高,那都是赊账。

而且王家人的信誉。

已经被王家人给玩坏了。

自然而然没有人会相信王家的。

“什么?他疯了吗?”王存业忍不住骂道。

“疯不疯我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刘星派人在清风道观所在的山脚下,真的是以高于我们王家五倍的价格在收茶叶,而且当面付钱,钱货两讫,童叟无欺。”高个王家人苦笑了一声:“村长,如今要想阻止刘星的话,只有一种办法了。”

“快说。”王存业催促道。

“这个办法就是在刘星车队离开武隆县的必经之路上设卡,要是不出意外,他们的车队必须经过咱们王家村的乡道,到时候拦下他们,那还不是任由我们拿捏了。”高个年轻人压低声音将心里面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哈哈哈……不错,这主意真不错。”王存也大笑了起来。

“你别高兴的太早,不要忘记了,刘星拥有修路的车队,他既然敢明着跟咱们王家做对,那要想修建一条绕过我们王家村的乡道,那还不是一是件很简单的事情。”一个年长的王家人忍不住提醒道。

这可是实话。

整个武隆县又不是只有王家村的乡道能通往湘南省的107国道。

要想在必经之路上设卡,那是根本就行不通的。

“那你说怎么办?”王存业急了。

“如今之计,只有先看看再说。”年长王家人轻叹了一声。

毕竟目前的形势对王家人很不利,要是在有大动作的话,那他真的不知道又会有多少王家人被抓了。

知道年长王家人心思的王存业,那是捂着头沉默了。

就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个年轻后辈闯进了祠堂:“村长,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什么大事不好了,别一惊一乍的行吗?”王存业忍不住白了一眼闯进来的年轻后辈。

要不是王家人,他真的很想破口大骂了。

“我没一惊一乍,而是马头村、东屿村、板桥村等七个村,有好多村民都挑着茶叶前往清风道观了。”年轻后辈伸手擦掉了额头上的汗水:“据传闻说,刘星现在收购茶叶,已经不局限于清风村了,而是整个武隆县,只要茶叶的品质好,那就都收。”

“什么???”

王存业闻言那是气的趔趄的差点摔倒。

这个刘星,摆明着是要赶尽杀绝,一点余地都不留啊!

“现在咱们该怎么办啊?”年轻后辈扶住了王存业,脸上有着担忧之色。

“还能怎么办,他刘星这样公然抢我王家的饭碗,所有人给我听着,抄家伙叫人找他算账去。”王存业卷起了衣袖,然后拿起一旁角落里的扁担,带头就走出了祠堂。

其他开会的王家人见状。

知道事情不能善了,那是一个个连忙跟在了后面。

而那些围在周围看热闹的老弱妇孺,则是去喊人去了。

也就是十几分钟的功夫,近百王家人齐聚在一起,坐在了货车的车厢中,朝着清风村的方向出发了。

他们没有发现……

早有人暗中关注着这一切。

……

清风村。

清风道观山脚下。

数十人在王刚的领导下,正在有条不紊的收购茶叶。

而杨丽萍则是负责在记账给钱,一旁小九、傅红英、青莲、绿竹等集市方的管理也在帮忙。

这可不是他们闲着没事干,而是前来卖茶叶的村民太多太多了。

多到排起的队伍,都有一两里长了。

而且后续还有源源不断的村民送茶叶过来。

一时间,让清风道观山脚下那是热闹非凡。

当然了,卖茶叶的村民一个个也是高兴得很。

因为刘星收购茶叶,真的是钱货两讫没有骗他们。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收购他们茶叶的大秤,还是清风村村里面的。

这说明什么,说明刘星收购茶叶,根本就没打算在重量上做文章。

这可比王家人要公道多了,而且收购茶叶的手下,一个个也很和善。

根本就不会像王家人那样,对他们冷眼相待。

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令他们担心不已。

那就是刘星收购了这么多茶叶,以后咱们卖的出去啊!

毕竟在他们的意识中,茶叶可属于奢侈品。

只有来客人才会拿出来招待一下。

平常的话,那可是会舍不得喝的。

在这中观念的影响下,茶叶要想大卖,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有这样想法的还有徐峰子,他见一担担的茶叶将清风道观门前的空地都快堆满了,那是担心的连忙喊来了刘星:“孩子,我知道你想帮助清风村的村民改变目前贫穷落后的状况,但你也要量力而为,这么多的茶叶,到时候买不去去,爷爷可没钱赔给你。”

“哈哈哈……这个您可不要担心。”刘星闻言大笑了起来。

“不错,论做生意,他就没有亏过。”一旁喝茶的柳老,忍不住跟着说了一句。

“那你这茶叶运到了老屋村的集市,打算怎么卖?”徐峰子闻言虽然担心没有了,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个我好像没有必要跟您说吧?”刘星摊了摊手,脸上有着揶揄的笑容。

不是他防着徐峰子,而是这事情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

就算是解释清楚了,对徐峰子也没有什么用的。

所以干脆不说,还可以节省口水。

“你这小子。”徐峰子摇了摇头。

见不远处火梧桐树下瓜子、小不点在喊他,当下抚须就走了过去。

既然刘星这样胸有成竹,那他自然是不会去多管了。

陪瓜子、小不点玩耍,那才是他当下需要做的事情。

刘星目送徐峰子走远,正要去山脚下看看。

王刚跑着出现在他的身边:“老板,昆仑哥带着赵构、王娜等好几十个集市方管理过来了,他们让我过来喊你去见见他们。”

“是吗?”刘星在回过神来后,开心的带着王刚朝山脚下走去。

之所以开心,那是因为有好些日子没有见到王娜了。

这回居然跟着王昆仑来到了清风村,这还真是意外之喜。

不对,应该说是跟着车队来到了清风村。

看来这次运输茶叶的后续相关事宜。

他根本就不用操心了。

至于王昆仑跟赵构为什么会带着这么多集市方管理过来。

那是之前就说好的,要是在规定的日子里他没有回去。

那就会过来上清风道观要人。

不过现在误会已经解除了。

很明显根本既没有要人的必要。

……

山脚下。

蜿蜒的乡道上。

停着许多辆大货车。

在右侧的一块空地上。

王昆仑、赵构、王娜等人正在聊天。

这看到刘星来了,一个个连忙围了上去。

在相互寒暄闲聊了几句后,王昆仑就进入了正题:“刘星,看来你在武隆县的生意做的蛮大的嘛!一口气就收购了这么多的茶叶。”

“不错,这阵仗差点吓到我了。”赵构跟着憨笑说了一句。

“别贫了,既然来了,那就赶紧给我安排人手将收购的茶叶装车。”刘星伸手轻轻的锤了一下赵构:“对了,你在来这里之前,集市上一切都好吧!”

“好,很好!”赵构回道。

“你放心,我都安排好了。”王昆仑跟着保证了一句。

“那就好。”刘星闻言笑了笑:“昆仑哥你来的正好,最近我在清风村遇到了一些麻烦,需要你带人去解决,至于详细事宜,你去跟他详谈。”

说完,刘星指了指一旁的王刚。

“好!”王昆仑带着王刚就走到一旁无人的地方去了。

赵构也没有闲着,安排人手装卸茶叶去了。

毕竟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

等忙完了正事,那有的是时间。

王娜见人都走了,正要去给杨丽萍帮忙记账,却是被刘星给伸手拦住了:“通往东洲省的商贸车队,这次怎么被你带到清风村来了?”

不是他想怪罪王娜,而是这里面的原因必须问清楚。

要不然到时候出了事,那可就麻烦了。

“是吴书记要我这样做的,他说最近半个月要肃清湘南省跟东洲省沿途设卡收费的一些严重问题,而车队要是还照常做生意的话,只怕不好。”王娜如实将里面的原因给说了出来。

“哦!”刘星恍然大悟。

这样说来,上面有关领导也看到了这条商贸通道的重要性。

要不然的话,那是不可能出手解决设卡收费等相关问题的。

这是好事,他自然是要支持。

“对了,再来集市之前,你爸妈要我带话给你,让你打电话回去。”王娜笑着说道。

“可是这清风村也没有电话啊?”刘星无奈的摊了摊手:“不说这个了,你去帮丽萍姐记账吧!等中午我请你吃大餐,咱们好好聊聊。”

没有办法,乡道上挑茶来卖的人越来越多,至少有近千人。

他要是不想办法给杨林萍增派人手。

只怕等下会乱套的。

“好!”王娜连朝杨林萍所在的位置走去。

刘星也没有闲着,跟在后面去查看茶叶的品质去了。

而就在这时,前方的乡道上突然间传来了喧杂的吵闹声。

抬头看去,他整个人顿时都呆住了。

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前方的乡道上停了几辆货车。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货车上呼啦啦的下来了近百人。

这近百人也不问缘由,拿着木棍、扁担就将那些挑茶叶来卖的村民往回赶。

……

第三章送到。

求月票。

订阅。

在码第四章。

可能七点钟之前会发。

谢谢皓炫哥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