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章 你们是邪教吗?(1 / 1)

“我走我的,你们退个毛啊?”萧白满头黑线的问道。

众人:……

这不是害怕吗。。。。

“别想着躲避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知道吗?”萧白双手叉腰,看向众人,讲着大道理。

“前辈,我们觉得我们还可以抢救一下。”荆修溥小声逼逼道。

“是啊前辈,我们可是大大滴好人啊。”一名祭司急声说道。

萧白:……

这个口音怎么这么耳熟呢?

“前辈,我们觉得我们也。。。。”

申屠敬微微抬起右手,准备说自己也可以抢救一下。

但是。。。。

“你们就算了,你们已经无可救药了。”萧白抬手打断申屠敬,语气淡漠的说道。

经过刚才的一番看戏,萧白已经知道金虹帮是什么货色了。

一群祸害,圣域的蛀虫!

闻言,申屠敬等金虹帮的喽啰们脸色骤变,正欲开口求情。

可是萧白根本不给他们任何开口求饶的机会。

“啪!”

“砰!”

一个响指。

申屠敬等金虹帮的所有喽啰瞬间爆体而亡。

一时间,血肉横飞,血浆四溅。

申屠敬一行人的死亡,给原本就有些压抑的猎人小屋横添了一股恐怖、阴森的气氛。

小屋内,到处都是血迹,但是却不见一具尸体。

一眼看去,恍若一间凶宅,仿佛刚发生一起悬疑杀人案似的。

申屠敬一行人的死,也让荆修溥一行人更为惧怕萧白。

这位前辈好恐怖!

出手好快!

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申屠敬他们就已经死的渣都不剩了。

下手好狠!

说杀就杀,说秒就秒,完全不给任何求饶的机会。

不过,荆修溥他们认为萧白的做法很对,完全没毛病。

像申屠敬这种人渣,留着也是祸害,倒还不如直接杀了,以绝后患。

良心已泯的人,再给机会也是白搭。

不过,申屠敬之后,就轮到他们了。

“你们是隆福神教的祭司?”萧白看向荆修溥等人,问道。

“回前辈,是的,我们正是隆福神教的祭司。”荆修溥等人连忙回答。

同时内心也在纳闷,为什么这位前辈会知道他们的身份?

“是就好,我问你们,你们可知道无敌宗?”萧白准备先套荆修溥他们一波情报。

打听一下消息先,看看能不能问出来什么。

“无敌宗?”

“那是什么宗门?”

“没有听说过。”

“好猖狂的名字。”

“无敌宗的宗主实力很强吗?竟然敢起这种名字。”

可是,荆修溥他们貌似并不知情。

“是吗?那换个问题,你们祭祀、礼拜的神明是哪一位?”萧白摩挲着下巴,换了一个话题。

“嘶!”

一位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强者问他们祭拜的是哪一位神明,这个话题更为敏感了。

一时间,荆修溥他们不知道该不该回答萧白这个问题。

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的时间很赶,可没有那个闲工夫和你们耗。”萧白善意的提醒一句。

“嘶!”

闻言,荆修溥等祭司皆是倒吸了口凉气。

这位前辈下手好力量,根本不给他们喘气的机会,句句击中靶心,打中他们的要害。

搞的他们不快点做出决断还不行。

监狱审讯员出身?

“回前辈,我们祭祀的是赤清子上神。”

荆修溥豁出去了。

众祭司:?!

大祭司!!!

荆修溥回头看了其他祭司一眼,示意他们不要多言。

这种情况下,不豁出去根本行不通。

要么死,要么豁出去。

且,只要萧白随意一打听,就能得知他们隆福神教祭祀的是哪一位神明。

所以,闭口不言也没用,这个问题的答案萧白迟早知道,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他们防着萧白,不想告诉萧白,只是因为萧白实力太强,来历太神秘,不知是敌是友。

如果是友军的话,他们早就告诉萧白了。

“你很聪敏,挺识时务的。”萧白深深地看了荆修溥一眼,笑道。

同时,萧白在心中暗道:“赤清子上神?谁啊?哪位?这个名号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对于神明的称呼,萧白一概不知。

“唉,算了算了,还是等回宗之后直接问二狗吧。”萧白轻叹一声,道。

有头绪了就好。

“你们隆福神教到底是个什么组织?是邪教吗?”萧白像个愣头青似的问道。

听到这番话,荆修溥一干人等的脸都黑了。

若非是因为打不过,荆修溥他们可能早就上去和萧白拼命了。

这位前辈,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

“你们可别误会,我可不是在故意激怒你们,也不是在故意抹黑你们隆福神教。”萧白解释道。

“喏,你们自己看吧,这是你们隆福神教的信徒做的种种恶事。”

萧白手指轻轻一点,将一些记忆摄入荆修溥等祭司的心神内,缓缓说道。

荆修溥等人也未抵抗,闭眼观看记忆。

稍会儿。。。。

“这些不当人的畜生!”

“一群杀千刀的,活该千刀万剐!”

荆修溥等祭司个个怒气冲天的,怒火填膺,破口大骂。

看样子都是被气的不轻。

“你们不惊讶?难道就不惊讶你们隆福神教,堂堂一个供奉神明的神教竟然会有这种败类存在。”萧白讶然问道。

不应该啊。

在看过刚才的那份记忆之后,荆修溥他们只是生气,并不感到惊讶。

换句话说就是:一点都不惊讶。

闻言,荆修溥等祭司的神色僵了僵。

稍会儿。。。。

只听荆修溥苦笑道:“前辈,其实关于这种事,我们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一路上的祭祀,这种情况我们遇到了不计数次。”

“那你们就不做些什么?只是干看着?等着这种事任其发生?”萧白又问道。

他认为荆修溥他们应该不是那种人。

“唉,前辈,我们的实力太弱,在神教中的地位太低,就算想管也管不得啊。”荆修溥哀叹道。

他们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真正坏到骨子里的,是神教的高层们。

他们倒想改革神教,但奈何实力不允许啊。

萧白:……

所以,这个时候,你们祭祀的神明去哪里了?

倒是快点显灵啊!